萤磷

飞雄和斑是小天使✺◟(∗❛ัᴗ❛ั∗)◞✺

【丕司马】入梦

cp感薄弱,观世说新语有感。最近才入这对,人物有把握不准,文笔幼稚,见谅。
很少做梦这一梗源自一个太太,出处不太记得,有知道的小天使麻烦告知一下。

曹丕很少做梦。

尽管平日里总为种种劳烦——幼时是父亲的一句夸奖,再长大些便是追逐理想,现在则是疲于安邦固国、一统天下——纵然再是神思疲惫,夜晚却总是深眠。直至近来,他才开始频频梦到一些事情,却也不是那些麻烦困扰,而似乎是发生在他死后。

有个写书的,四处寻来不少零零散散的逸闻趣事,编集在一起,就成了一书,供后人传阅。其中自然有他的故事,还不少。都说是梦中之事往往记不清晰,他却不然。接连数天,他都在梦中看着那人费尽心思编书,看到的是关于他自己的故事——在那不过寥寥数字的文字中,极尽幽默风趣之道,讽刺他嫉贤妒才、心狠手辣、与亲不睦。

暂且不提真实与否,这等辛辣的讽刺他倒也不是没听过,人生在世,总会有人与之不善。只是碍于身份地位,能传到他耳中已是不易,更何况提笔著书。他确实是有些在意身后名,也因此这难得入梦的一段虚幻着实在他脑海中停留许久。

他明知这是梦。

嫉贤妒才、心狠手辣、与亲不睦。

他曹丕活了数十年,纵是任不了大忠大义、至仁至善,也绝对担当不起这些评价。

过了几天倒是恢复了,和从前一样,一夜无梦。但他卧在塌上,神思恍惚时,一阖眼,眼前就是那看不清面貌的人一遍遍书写那些文字,关于文字的记忆已经模糊了,但是其中的凌厉尖锐之感依旧让他难以忘记,难以逃避。

他甚至要以为,这便是真实。

大约是在这时候,曹丕突然感受到时间流逝。他把司马懿召来,跟他提起这事。

他说,“陛下不过是做了一场梦。”

对那些评论不予置评。

司马懿伏在他床前,仍是曾经那副样子,谨慎小心到极致,半点逾矩的话不说,不露一点破绽,圆滑机警一如从前。

正是这数年不变的姿态反而让曹丕有了不少熟悉感,仿佛他还是五官中郎将那会,前途还不太明朗,人却开阔太多。

曹丕看着司马懿,“朕看你还是老样子。”

司马懿把头抬起来一点,顿了一会,复又低回去,答道:“陛下也如从前。”

曹丕却难得的笑起来:“朕可和以前大不一样了啊。”

曹丕大约一直处于求不得的状态。他总是不想承认,但
是事实如此。幼时求父亲的宠爱,年轻时求太子之位以图海晏河清,如今求帝王霸业。于是少时父亲最欣赏的总不是他,前有打小就聪慧的曹冲,后有文思玲珑的曹植。太子倒是当上了,他又用了数十年去坐稳这个位置,日日殚精竭虑,三征吴国无功而返。

那些扰人的念头在他脑海里盘桓数天,他终于拨云见日,总算是明白为何这梦一直让他惴惴不安。

他大约明白,自患疾卧床开始,他命数将尽。他曾有那么多求之不得,生命走到尾声,他唯想求个身后之名,这梦也似乎是告诉他,这也将成为他的求不得。

到底是不如父亲的大气潇洒和子建的率性直白。

曹丕对着司马懿道:“你总是这般小心翼翼。”看他又准备辩解什么,又打断他,“也好,这才能让父亲和朕一直容着你。幸好你一直如同这般,将来也切记如此。”

司马懿抬起头,陛下因病未穿龙袍、未着冕毓,面上也露出几分疲惫,的确和从前很是不同,却又有那时的影子。

这时曹丕冲他招招手示意他退下,司马懿便起身退后,行礼离开前依旧是顺服的姿态,头埋在两手臂之间,最后道:“臣愿为陛下分忧。”

曹丕看着他一步一步后退,最终没了影子。


【柱斑/段子】我们的生活3

基本上算是一年前写的段子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当时没发XD写的一言难尽。
涉及止鼬,最后一个微樱雏向,避雷注意!

10.宇智波大宅

柱间出任务去了,据说是个很棘手的影级忍者,因为能正面肛的七代火影公务繁忙、宇智波佐助音讯全无,所以只好把他这个已死之人给派出去撑场面。于是斑只能回宇智波大宅蹭饭。

老祖宗本着整个宇智波都是我的的想法,并未提前打招呼就回到这座历史悠久的宅子。准备找人做饭的斑在空荡荡的宅子里试图找厨子。推了几扇门以后,到了最后一个房间。一推开门,看到的是两个小辈黏在一起的身影。穿着任务服的卷毛把另一个人压在桌子上,黑色的长发铺散在桌面上,显得尤其旖旎。

“啊……嗯……”压抑的喘息足够撩人。

斑站在门口,借着不强的光线看清两个人之后,平静地说:“中午了。”然后“唰——”地一声把门给关上。

“……?!”

沉浸于情,事的两人才发觉门口多了人,下意识把有些凌乱的衣襟理好,回过神来却发现人已经走了。

“……小鼬,我刚刚好像听到……”

“我也是。”

……

两人想了一会儿便想起出门在外的初代火影和独守空闺的老祖宗,不约而同叹了口气。

鼬从桌子上跳下,“我去做饭。”

止水扶着额头点头,“我陪你。”

11.厨艺

斑坐在餐桌前,不多时,两个小辈就端着菜上桌。

斑两眼一扫,桌上摆着十几盘菜,荤素均有,色泽鲜艳,香气浓郁。斑用一种莫名的目光看了鼬一眼,然后拿着筷子开始用饭。

鼬和止水对视一眼,从对方眼中看到无奈。

整个用餐过程没有一句话。

斑吃饱喝足,放下筷子,看着有些提心吊胆的两人说:“手艺不错。”

鼬眉头一跳,总觉得老祖宗话还没说完。

“可惜,没有柱间做的好。”

12.

小樱注意一个人很久了。

是日向家的大小姐,身份显赫,面容清丽,存在感却奇怪的低。

原本她的目光更多的放在长相帅气、成绩优异的宇智波佐助和出尽风头的漩涡鸣人身上。只是有一次上课时,她忽然感觉有人盯着她这个位置,顺着那目光看去就是日向家的大小姐。但樱看了她半晌,那个目光却仍旧没有收回去,更不如说是她完全没注意到樱的回头。小樱朝着相同方向看过去,那位置只有一个人,经常在她面前晃的漩涡鸣人。心思细腻的她一下子就想通怎么回事,为鸣人那小子的好运感到些许惊讶和欣慰。

大概就是那种自己脱线的好友有人喜欢的宽慰……?

女孩子的友谊很奇怪。似乎是知道了不得了的事情,小樱开始逐渐接近这个女孩。凭着她的开朗健谈,很快和内向的雏田打好了关系。两人开始一同上学放学。

【月影】如果影山的MMD被围观

cp感薄弱……总之是为了安利mmd啦,小飞雄真的超色气!建模建的超棒!
av1519332
av1132409
------

「影山的粉丝真是十分有才能啊。」

乌野排球部休息室,菅原拿着手机,一边看一边赞叹。

自从影山参加了全日本青年强化合宿,并且在春高中大放异彩之后,确确实实逐渐被世界关注。除了出色球技之外,不说话足够称得上帅气的外表和强大的气势,以及在比赛中的安定感,俘获了一众小迷妹&小迷弟。

不过拥有这种才能的粉丝……怎么说呢,他觉得他一点都不嫉妒影山。

「什么什么?」

离菅原很近的田中和日向闻言凑过去,挤在菅原两侧探出头来。

「……」

「哇哦。」

「呜哇。」

「这种感觉很微妙啊。」田中挠挠头,表情有些扭曲。

「怎么说呢……」日向睁大眼睛,用手半捂着脸。

「“明明只是个小飞雄而已。”」日向手指撑着下巴,「如果是大王的话会这么说吧。」

「是“色气感”吧。」

日向和田中同时看向菅原。

「虽然只是饭制作品,但是无论是影山的表情还是神态都很还原,还突出了在现实中很难感受到的“色气感”。」

「好像是这么一回事。」

「就是有种迷之羞耻感。」

「想想影山在现实中这么做的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日向抱着肚子开始大笑,田中也一并开始抽搐。

「果然这么一想起来只会觉得好笑啊哈哈哈——」

「影山那小子——」

「怎么可能拥有“色气”这种成年人属性啊」

田中用手抹去眼角的眼泪,直起腰来,「说起来影山竟然有粉丝了啊。」

「不仅仅是“有”这种程度哦。」菅原摇摇头,「准确一点说的话,有好几个后援团也说不定。」

「啊啊可恶啊——影山那混蛋!」

「明明田中大人才更——加帅气啊!!」

「卡啦——」

「唔月岛你来了。」

月岛拉开活动室的门,点了点头问好。之后又敏锐地注意到围成一圈的三人,挑了挑眉,「前辈们在?」

「啊啊月岛你也过来看吧,是影山的粉丝为他做的视频。」乐于分享的菅原摆摆手,示意月岛过来。

「王者?」

月岛下意识皱了皱眉,然后走到菅原旁空出的位置,接过耳机。

『好寂寞呢 好想去玩呢 像蜂蜜一样纠缠不清』

『啦哒哒 讨厌呀 讨厌呀 别过头去』

『我今天也是坏孩子 没人要的孩子』

……

穿着乌野队服的影山做着平时完全不可能做的动作,跳着舞步,踩着乐点,除了还原性极高的冷漠之外,会随着歌词作出丰富的表情。制作者还想当用心地让北一影山和乌野影山交替出现。即使是平时打趣的“王者”称呼,在这个视频里,也成为『影山飞雄』魅力点的一部分——如果,你看到过他的披风随着脚步飞扬。

月岛几乎是愣在当场。

他是知道王者的样貌算是出挑没错,但是这样的王者……
尽管早已脱离“王者”称号,或者说,如今的“王者”有着完全不同的涵义。

但是——

『被人抛弃的王者』脸上明明还是平常那副冷漠的模样,眼里却写着想被人疼爱,肢体作出优美动感的姿势。
实在是色气非常。

三分钟的视频不长,同样看过视频的三人期待着月岛的反应。

月岛取下耳机,把手机还给菅原,准备开始热身。

「月岛你什么感想也没有吗?!」日向不可思议的大声嚷嚷着。

「比如?」

「比如影山居然会这么“色气”,这个视频超搞笑之类的。」

菅原和田中也仔细注视着月岛。

「哈?」月岛推了推眼镜,「饶了我吧,王者的视频庶民可不敢随意评论。」

「嘁,真无趣啊你小子。」

「其实……」在一旁悄悄旁听很久的谷地小声说道,「有一个月岛君和影山君一起的视频。」

「诶?!——」

「……」

月岛把眼神放到小经理身上。

谷地捏着手指,视线朝下,脸颊飘起一片红晕,有些紧张地说:「那个视频里的影山君和月岛君穿着西装……超帅的……」

「哦!!——」

月岛看着不知道为什么明显兴奋起来的几人,眯着眼睛用眼神制止谷地意图安利的话语。

『呜哇!高个子果然超可怕ヘ(;´Д`ヘ)』

谷地只好敷衍道,「我只是曾经看到过,但是找不到视频地址了。」

看着前辈们不在追问,月岛的眼神攻击停止了,谷地终于松了一口气。

但是,就算、就算月岛君表面上似乎很讨厌视频什么的,我可是绝对、绝对没有错过月岛君看完影山君视频之后耳尖变红的场景!

谷地慢慢挪向墙边捂着脸。

呜哇真是超可爱啊这两人!

「卡啦——」

因为参加补习姗姗来迟的影山收获了一系列注目礼。

「?」

刚在补习上睡了一觉的影山,下意识,歪着头,依旧面无表情。

『这个动作超犯规——』

『影山居然有点可爱?』

--------

『麻烦把视频地址发给我。』

谷地一打开line,就弹出一条消息。

发送人是……

月岛君。



一点AO3扫文小技巧心得

倾盖如故:

七山墙:



(这是一点非基础操作的使用心得,如果你还不知道Kudo是什么东西,估计不大看得明白;如果你是和我一样或者比我更资深的老司机,估计就用不着这点经验了……




作为一个AO3用得还比较多的没有同人看会死星人,被问过不少次如何用AO3扫文,简单写点小技巧。个人经验而已,可以试试。AO3的系统和结构很简单粗暴清楚高效,剩下可以自己慢慢摸索。【其实除了中文字数显示有bug和下载中文文章会出满屏的拼音以外,我对AO3没有别的意见。




顺便推荐一个叫做AO3Track Reader的app,蛮好用的。当然,下载全文mobi推送Kindle也很好。








在AO3扫热CP热圈子的文,Kudo数降序排列未必准。很多早先的文章占了时间优势(所有人都先来看Kudo数多的文章,所以它的Kudo数就一直很高,但质量跟后来的文章比未必好。比如说,Yuri on Ice的一篇时间蛮早的灵魂伴侣设定文,一度是整个圈子Kudo数最多,现在依然很靠前,但我觉得除了狗血并没有什么可取之处……




还有一种文Kudo多,pwp,尤其是ABO设定的pwp,除非真要找这种文吧,不然还是算了……




我一般用Bookmark数降序排列扫文,也有基友用Comment数降序排的。Bookmark和Kudo的不同处是Bookmark操作更费事,除非特意设置不然会被人看到,且可以取消,所以用它来判断人气更准确一些。




还有一些比较细节的操作,tag里的文还需要进一步细化的话,可以在右边的过滤操作区选择或者输入想要的tag。




先看下操作区长这样:








点开tag以后,比如说这是Victuuri tag下,要选G分级,甜饼,已成为情侣模式,就点开,勾选之后Sort and Filter就好了。









“Search within the result”是进一步的细化动作,具体介绍如下:




星号是找到包含有这个词的条目。




输入两个词中间若有空格则表示会找到同时含有两个词的条目。




||是“或”的意思。




用双引号则返回搜索内容中包含和双引号内部一模一样的词句。




减号是搜索内容不包含某内容。




其实和谷歌的一些高阶用法很像,可以慢慢琢磨去。








我用减号用得最多【




举个栗子,我喜欢Kingsman里的Harry Hart/Merlin这个CP,但是这个CP里起码一半有我不想看到的师徒3P内容,怎么办呢,我就在“Search within the result”这里输入“-Hart/Unwin”,瞬间就能去掉所有3P条目。




操作前:









操作后:







特别适用于某两个CP经常一起出现,但其中一个你看都不想看到它的时候。(比如说,我在中土fandom只看BG,而Kili/Tauriel这种CP一般是Thilbo的副CP,刷文时只能减掉Thilbo……




在这个场合下,CP的操作比较神奇,斜线两边只能写两人的姓(或者名字的最后一个词),不能出现空格,所以“Thorin Oakenshield/Bilbo Baggins”的正确输入方法是“Oakenshield/Baggins”,不然没法正确实现过滤。我刚才试了一下,Katsuki Yuuri/Victor Nikiforov在这种场合下也只能写作“Yuuri/Nikiforov”,认名字的最后一个词,而不是姓,请指责西方中心主义【。(不过用“”把CP放进去的话,有空格也无所谓)




当然,如果,比方说不想看ABO内容的话,也可以用这种方式减掉ABO的tag(ABO在AO3里叫“Alpha/Beta/Omega Dynamic”,别弄错了)








这是迅速排雷(也只能大致地排,有些雷不好用tag排)的方式。如何扫文呢?可以试试这样。




AO3页面右上角有个Search,输入想要的内容,如果是热CP会返回很多很多很多。




此时请Edit Your Search







进入编辑搜索页面后就可以随心所欲地操作了。





如Work Info一栏,可以操作的就有:
“Complete”,选上后只有完结文会显示;
“Single Chapter”,勾选后只有一发完结的才显示;
“Word Count”即限制文章字数,具体点问号说明(我基本没用过这个);
“Language”可以选文章的语言(AO3还是英语主体,如果不是像我一样入过一个不幸俄语同人快赶上英语同人多了的圈,这个选不选无所谓)。




要详细说一下的是Date。如果是热圈,很容易因为新文看到的人少而热度永远赶不上早先的文,所以按热度很难看到新文,这样的话可以用这个方式操作:





比方说,输入1 month ago,显示的就是上个月更新的内容。今天是6月8日,上个月,指的就是五月全月。如果想看当月的话,那就输入0 month ago。剩下的weeks, years之类的以此类推。





然后拉到最后,让它sort by Bookmarks,降序,就好了。这样就可以一个月一个月地审,挺好用。








当然还有一种做法:





还是在编辑搜索页面里,规定返回Kudo超过800,Bookmark超过100的作品(这两个数字我是看心情定的,自然可以随便换),





然后按照发表日期(不是更新日期)排序,就可以看到最新发表的评价比较好的文了。


在一个热门CP里,这样应该比用一个tag的Kudo降序翻个一百来页这么简单粗暴的扫文法要舒服多了。而且适合我这种长期刷,不想老看到同一批文章的人。




当然,如果不幸和我一样喜欢蹲冷坑的话……请看上面的Harry Hart/Merlin CP,我两个小时内可以把tag下的所有文章按日期刷一遍再按Kudo数刷一遍……【冷风嗖嗖吹【这种时候除了扫除不想看的tag之外的操作,其他精细定位操作用不用都无所谓……








当然,还有一个重要扫文操作,就是找喜欢的文的作者的其他文,有时候热度真不高,而且真写得好。




再之后的,就是缘分问题了。【望天








扫到文之后的Kudo,Bookmark,订阅,下载,回复等操作就不说了,之前见过有人科普。AO3上的词汇和习俗和中文圈也不尽相同,慢慢摸索着来吧。




顺便,再次强调一遍斜线前后不表示攻受,不、表、示、攻受。Slash里没有攻受区分。有洁癖的请自己想办法避雷,不可能人家的习惯迁就你的。




再顺便,AO3的东家,Organization of Transformative Works在微博上有号,快去关注呀!




点右边:OTWComms


【柱斑】清明

不知道什么时候想到的东西……时间线很混乱,就当意识流的玩意看看。

·清明

终结谷之战以后,扉间一度很担心柱间。

拼死一战,赢终究是赢了,木叶欣欣向荣的模样也很是让人欣慰。

扉间知道刀刃刺入肉体的感觉,但是他觉得他大概不够清楚,挚友倒下时,柱间的心情。

柱间反而很正常,天天朝气蓬勃的,笑的时候还是从前那副没心没肺有点二的样子。除了老是趁扉间处理文件的时候偷溜出办公室,一切都很棒。

所以扉间很担心。

他那天看着大哥负伤归来,询问的话语硬是被柱间的神色噎在嘴边。柱间受了很重的伤,在病床上修养数天才见好——跟从前和斑打架的时候三两天就活蹦乱跳的完全不同。

然后,在柱间和扉间的治理下,木叶的发展渐渐上了正轨,一度成为忍村之首,居民安居乐业,忍者终于有了归宿。

柱间跟水户两个人也是旁人可见的恩爱。

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包括宇智波。

走在街上,你可以看到满面的笑容,这是他们过去追逐的所谓平凡的幸福。

至少,兄弟再也不会死去了。

然后怕什么来什么,扉间的担忧成真。

千手柱间死了。

死在壮年。

似乎是因为伤势过重。

就好像,那一段时间的活蹦乱跳就是世人常说的回光返照。那一段时间把木叶带上正轨,似乎,是在完成最后心愿。

柱间死的时候,扉间在他身旁。

他很难过。

柱间躺在病床上,跟终结谷之战之后的状态别无二致。病病怏怏的似乎马上就要离开。

扉间看着他,面上还是平常那副冷静的模样,“大哥,你……后悔了吗?”

这是他,自那时便想问的问题。

柱间抬眸,眼睛不知道看着哪个方向,他动了动嘴唇,却什么话也没说出来。

接着扉间听到,“那时候,斑说我‘本末倒置’。”

“但是我很开心,我能守护木叶。”

“只是有一点遗憾罢了。”

“木叶……交给你了,扉间。”

如后世所传,千手扉间继任二代目火影,在他的带领下,木叶愈发繁荣。

【柱斑】沉迷游戏的斑斑

柱间发现,斑似乎在背着他做着什么。

开始还没察觉,有一次他恰好出门买菜忘带钱而折返的时候,他看到斑拿着手机,嘴里说道:“你个小兔崽子!”手指还在屏幕上戳着。

柱间迈出去的脚步收了回来,躲在门后,露出一只眼睛偷偷看着。

一般这样低劣的躲藏技巧,斑总是会发现的,但是这一次没有。

没过多久,柱间又惊奇地发现,斑的脸上又浮现出甜蜜的笑容,即使刻意收敛也无法掩饰的愉悦。

柱间的心里咯噔一跳。

然后他就开始了斑斑观察计划。

以至于那天柱间没买到菜,他俩只好出去开伙。

在外面吃饭的间隙,柱间装作无意识地问道:“斑,你最近心情不错?”

斑拿着勺子的手一顿,想了想,回答:“还行。”

还行。

行。

这对一向口嫌体正直的斑来讲,已经足够证明他最近心情明媚如同春天的樱花。

柱间记得上一次,斑说还行的时候,是他死皮赖脸要和斑住在一起的时候。

柱间努力控制好自己的表情。

然后他思考再三,下定决心要把勾引斑斑的小兔崽子给找出来。

晚上的时候,柱间带着斑去看木叶办的灯会。五光十色很是绚烂。两人借着气氛小酌两杯。

只是这次酒被换成度数比较高的。

柱间把斑抱回家,小心地放到床上。确认他睡熟之后,摸索着他的浴衣,把斑的手机给找了出来。

1023。

还好,密码没变。

然后他扫视手机桌面,并未发现有何异常。

当然他思虑半天没有戳进社交软件。

然后,然后,泉奈恰好发来一条短信。

“Hashi又走了?没黏着尼桑了?^_^”

H-A-S-H-I

很好,至少找到对象了。

接下来一周柱间就用各种关系打听最近刚出木叶的
Hashi。

没有任何结果。

*

斑发现,最近一周柱间有点鬼鬼祟祟,并且情绪明显低落。

具体表现为,在饭桌上他问话的时候,千手柱间竟然走了好几次的神。

斑眯着眼睛想了一会,没想出什么玄机,看他那个样子懒得搭理他,就拿出手机,点开数个文件夹,然后终于显现的一款游戏。

恰好他家Hashi这时刚回来,带来几张照片,又是和小蝴蝶的合影。

斑在心里冷笑一声。

天天在外勾三搭四。上次还是和小螃蟹。

又想起最近很是不在状态的千手柱间,斑看着Hashi带回来的珍贵照片,略过保存直接点叉。

接着又跳出来Hashi带回来的特产,十多样不带重的,斑的神情缓和不少。

还算有点良心。

沉迷游戏的斑没注意到柱间的靠近,等他发现时,柱间的面孔离他不过十公分。

斑被吓了一跳,下意识把手机屏幕朝下扣在桌面上,顺便锁屏。

柱间一看,眼神暗了几分。

斑有些不自然地看着柱间,问道:“怎么?”

柱间注视着斑,低声说道:“斑,我喜欢你。”

斑皱着眉头看着他。

“斑斑我爱你。”

“你不会离开我的。”

斑看着柱间,沉默了一会,应了一声。

“斑斑我听不到。”

斑索性抬手搂过千手柱间的脖子,另一只手按着他的脑袋,凑近。

唇齿相交。

斑舔着嘴唇上的津液,挑眉问道:“你最近怎么了?”

柱间嘴一撇,把脑袋靠在斑肩膀上,委委屈屈地说道:“Hashi是谁?”

斑眼珠子一转,突然想到一个可能,看柱间的反应,给气笑了。

懒得跟他废话,斑把柱间的头用手捧起,伸出舌头舔了
一下他的唇。

然后深入。

深入。

*

斑躺在床上,拿着手机点开《旅行青蛙》,然后扔给躺在旁边试图再来一次的柱间。

柱间疑惑地接过,然后手指戳戳点点,最后愣住。

“Hashi是……青蛙?”

“你以为呢?”斑侧过身,准备小憩一会。

“……”接着解除危机一瞬间福至心灵的柱间笑嘻嘻地凑上去,用手臂圈着斑的腰际,在他耳边低语:“我以为Hashi是Hashirama。”

斑的耳朵红了。

“所以斑斑你为什么要背着我玩?”

斑闭上眼不准备回答。

柱间就开始磨他,在他耳边用磁性的声音不停地吐露爱语,硬是让斑的耳际热度降不下去。

斑实在受不了,粗略解释:“带土给我推荐的适合养生的游戏。我玩之前嘲讽他玩的游戏不负他的贤二之名。”

柱间笑了笑,倒是没有取笑斑,放在斑腰际的手往下,“我明明在你面前,斑就不要和Hashi玩了。”

“斑斑这么喜欢我,我很开心的。”

*

后来木叶又盛行了一个游戏,斑被带土再次推荐而去玩之后,内心波澜不惊。

斑看着手机上俘获万千少女心的四个男人,又看了看在厨房煮饭的某个男人。

我家的最好。

于是斑的手机上再也没有游戏。

————————————————————————
是的斑斑把呱崽当男人养。
破300了。纪念一下。

有没有大佬写王劲松ד我”的同人文啊😀😀😀

【柱斑/快穿】凑CP小分队:医生请你爱上我01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需要在不同的时空中完成任务才能避免我所在世界的覆灭?”

“是的。”

“……具体的任务是?”

“视情况而定。但总体的宗旨是:促成你和宇智波斑的CP。”

“等等……”

“既然你已经同意了,那么就可以开始了。”

*

千手柱间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站在一个小姑娘的对面。他侧头扫视四周,建筑风格和他曾所在之处完全不同,甚至可以称得上奇异。身旁不断地走过身着奇装异服的人,幸好,他们的语言还能够听懂。

“千手先生?”

“!”柱间把头摆正,这才将注意力放到眼前的小姑娘身上。

“千手先生,宇智波先生已经在二楼的3号房间等着您了,如果可以的话,请随我来。”

柱间眉头一皱,正想询问情况,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宿主你跟着她走就行啦。】

柱间沉默打量着四周,并未有人注意到这突然响起的声音。

【除了宿主以外,其他人都听不到我的声音。宿主你可以直接在心里和我交流。为了让宿主适应,等会这个世界的信息就会发给你啦。】

明明是严肃的声音,却偏偏有句末加“啦“的口癖,这才让柱间没认出之前格外正直的系统。

跟着小姑娘上楼梯的途中,千手柱间的头脑中逐渐呈现诸多信息和画面,几乎涵盖这个世界的构成要素以及所有工具的使用方法。柱间获取了不少信息之后,看向周围时才觉得之前莫名其妙的建筑有些顺眼了。

然后他迅速意识到一个问题:【……系统?】

【宿主叫我统统就行啦。】

【系统。我的身份是?】

【千手柱间,大二学生,抑郁症患者,当前在宇智波疗所治疗。

 Biubiubiu——恭喜宿主解锁本世界任务:让宇智波斑爱上你。】

柱间仍旧不习惯这个所谓系统的用语。

“爱”?

他和斑之间,能够产生这样的情感吗?

脑中不自觉浮现出似乎是前世的过往。

此时,小姑娘已经领着他到了房间门口,柱间站在门口,竟然生出几分紧张。

明明,才看到那个人闭上眼睛不是吗?

那个时候,好不容易和他成为战友的他。

柱间捏了捏手心,敲了敲门,听到一声“请进”之后,推开门。

穿着衬衫、西裤的斑坐在电脑椅后,闻声望过来,除了衣着环境,竟和当时没有半分不同。

柱间看到斑怔了一瞬,接着就看到斑摆了摆手让他坐下。

他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一路低着头走到座位上,再没看斑一眼。

落座后,他目光落在斑的衬衫扣子上。

【系统,我需要扮演“千手柱间“吗?】

【不,宿主就是千手柱间啦。只是原身的病症可能会无意识影响宿主的言行。】

因为柱间的沉默,两人间一时无言。

尽管是“宇智波斑“。

“你好,千手先生,我们已经见过了。我是你未来一段时间的主治医师,当然,我更希望我能够成为你的朋友。“

柱间从未见过这样的宇智波斑。

他所熟悉的一直是那个有些桀骜、坚韧强大得可怕的斑。

他实在没忍住,抬起头看着斑。

斑看着他。

他看到斑紧紧皱起的眉毛和一点弧度也没有的嘴角,突然觉得有点好笑。

柱间敛了敛笑意,回道:“你好,宇智波先生。“

倒是从没有这么规规矩矩地称呼过。

从一开始就是叫的名字,MADARA几个音节在嘴边滚了半晌才被生生咽下去。

柱间看到斑用手翻着手上的报表,一边说:“我不介意千手先生称呼我为‘斑’。“

柱间抿了抿嘴唇,眼睛再次看向地面,“我也是,斑。“

“柱间……”他再次听到这个声音叫出的名字时,他又快速抬起头,注意到斑一瞬间的失神,然后听到他说:“你还记得之前的事吗?”他又看到斑居然似乎有些无措,沉默了几秒又解释道:“或者说,你能想得起来什么?任何一周前的事情。”

柱间的目光没有移开,依旧看着斑,那是一种奇怪的神情,在他认识的斑的脸上从未见过的表情。

【系统,没有更多的信息了吗?】

【抱歉,宿主,我已经将关于这个世界的所有的资料和原主的记忆打包发给你啦。】

也就是说,千手柱间缺失了部分记忆。

“抱歉。”柱间回答道,注视着斑,看到他的面色恢复平静。

“没关系。”斑捏着手上的纸张,神色晦暗,然后勾起嘴角,“平时有什么爱好吗?柱-间-”

特意拉长的音节莫名显得有些暧昧,柱间的眼睛下意识眨了两下,他按照原主的记忆和斑聊了起来,之前心中的郁气似乎是从未存在过。

两人聊的投趣,到了饭点,甚至准备出去约饭。

柱间背靠在斑的电脑桌上,看着斑有条不紊地收拾桌上的资料,余光扫过,隐约注意到一叠纸里面竟然夹着一张报纸,他取笑道:“斑,你上班时间看报纸啊。”

斑的手一顿,挑眉:“我是老板。”然后把这一叠资料放在抽屉里,上锁。

“保密?”

“心理医生的职业素养。”斑看着柱间闪闪发亮的笑容,多解释了一句:“病人的资料。”

“关于我的?”柱间把下巴放在斑的左肩膀上,故意低声问道。

斑把肩上的脑袋推下去,“我不只你一个病人。”

说罢转身就走。

柱间吟着笑意可怜兮兮地追上去,“斑~等一会~”

两人一前一后,引起不少人的注视。

 


给你们安利一篇鸣佐文  刹那太太的《逆旅之蝶》
写的特别特别特别好 构思特别特别好
好到昨天看完之后仍旧念念不忘
啊啊啊啊真的超好看

【柱斑】三十题-26(上)

26.使用口塞/项圈/手铐/玩具(或同时)

 

距离上次无意中点开《和火影的日常生活》这一游戏,已经过了一个月,记忆却依旧深刻。或者说,尽管不愿意承认,“千手柱间”这个人物形象始终让斑难以忘怀。

说不清楚是抱着什么心情,斑又打开电脑。

GAME START.

这一次和上次的战国风格不同,不仅不是幽黑的禁闭室,反而是更加明亮的场景。

在室外。



好久不见,很久之前写的,先放上来。链接见评论。
又改名字啦,应该名字不会变了,我都觉得不会有人记得我了_(:з」∠)_考试完了寒假会填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