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磷

为爱发电,杂食,随时爬墙或者回来。

重新看了第一季,乌野第一次和青城比赛的时候,几个二传之间的相处方式都非常有趣。及影两个人之间微妙的关系也很有趣。弹幕对这两人的关系也难免各持一方,常见的说法,影山是天才及川是普通人。

然后无法避免地为漫画新一话感到开心,为古馆老师让“影山飞雄”这样一个角色不仅仅成为一个“天才”,当然同时也解答了,影山在两年中改变的原因。尽管动画里经常会描写,影日两人几乎是最早开始、最晚结束训练的,同样非常努力,但是不仔细看的话,果然大部分人对他只有 天才 亲儿子 的印象。

我好开心。他绝对不仅仅是天才啊。

看到第一季后,也有些难过,如果,影山初中的时候,也有一位小岩就好了。好在,他去了乌野。

【忍迹/微all迹】如果看到彼此的友情值

【预警】cp是忍迹,迹部中心,和其他人有友情向,微all迹。一小时复健,文笔一般,ooc预定。

友情值的表可以见忍迹tag下第一个太太整理的数据。觉得很有意思,所以写了这个,是一个很简单的小故事,希望能表达出“迹部君是被大家爱着的”感觉。




全国大赛后,生活回归日常。


如果排除不知从何而起却疯狂在四校开始流传的友情值一览表。


迹部自诩眼力惊人,因此当他的部员在某次社团活动时,对他抱以异样眼光的时候,他立马察觉出不对。他沉思一会,便察觉平日什么破事都要给他掰扯掰扯的忍足,近来也故作疏离——所谓“故作”,则是因为这家伙时不时向他投来失望、好奇、期冀的目光,该干的事却一样没落下,活脱脱一个蹭的累的典型代表。另外,如果要深究,正选团队里也不乏异常情况出现:凤和宍户关系显然更好,而后者开始对他更尊敬;日吉那小子最近的训练也更加刻苦,在他指导的时候,隐隐有几分故意展示的姿态。


迹部首先问了桦地,这家伙却表现出显而易见的疑惑。


于是第二天,迹部当机立断,趁着忍足在学生会办公室帮他整理文件的时候——比平时沉默更多,开门见山:“忍足,你对本大爷有什么意见吗?”


忍足抱着一堆文件的手一顿,咧开一个微笑,说:“小景,你想多了。”他把文件放下,转身继续开始整理另一堆资料。


迹部皱着眉,不爽的情绪陡增,正准备站起来,有人敲了敲门。


“进。”


“桦地?”


桦地并没有讲话,一双眼睛里的孺慕之情似乎比往日更浓重。


视野360度无死角的迹部此时用余光注意到,忍足微笑的嘴角控制不住的往下撇。



怎么回事?


迹部这时突然感觉到,他是一个格格不入的局外人。


“迹部君…”桦地看上去想说些什么,平时木讷的脸上,逐渐表现出难以言喻的喜悦。


这时第二个人冲了进来。


“小景——”慈郎一个飞扑,抱住迹部的腰,泫然欲泣:“你不爱我了吗?”


???


迹部看着面前三个表情异常丰富却截然不同的人,眉毛一挑:“你们是不是应该先告诉本大爷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所以就是因为这个所谓的友情值?”迹部很头疼。


“小景,虽然我知道你很喜欢桦地,所以对这家伙的友情值特别特别高也没错,亮…亮这家伙也不错啦,你对他好感度高也完完全全没有问题!”慈郎掰着指头数,“但是我!我也很厉害!我也很喜欢小景!小景对我的友情怎么可以才到基础值啊…”


迹部又被软绵绵的家伙抱住。


桦地这时接着被打断的话头,鞠了个躬,“迹部,谢谢。”


迹部的神情出现了几秒的空白,微微侧过头,然后勾起嘴角,笑的肆意,“啊嗯。”


接着迹部一手按上慈郎的卷发,随意揉了两下,“你觉得本大爷的感情能被那种不知来历的东西量化吗?”


哭唧唧的慈郎愣了两秒,想了一会,却还是有点委屈,“我最喜欢小景了,所以小景你还是很喜欢慈郎,对吗?”


迹部抿了抿唇,没做声,倒是点头给了个肯定答案,“本大爷请了个甜点师,你过两天就能在食堂见到。”


迹部被抱的更紧了。“小景最好啦!”


“行了,回去吧,以后给本大爷好好训练。”



迹部又转过头,对着此时依旧感动的傻大个说,“桦地,你先回去,不用等我,我处理完工作再走。”


“是。”


学生会室只剩下两个人。


迹部侧过头,看着似乎依旧沉默的忍足,两三步走上前去,坐在忍足身旁,用手指挑起他耳侧深蓝色的发丝,“怎么?你也在介意友情值?”


忍足抬起头,看向离他不足十公分的人。此时阳光正好,温温柔柔的落在迹部脸上,连艺术品也无法比拟的灿烂生动,你看,就连阳光也眷恋这人的光芒。


而他,在跟“那个迹部”交往,初恋,不足一个月。


忍足苦笑了一下,“小景,我是个普通人。”他看着迹部像天空一样的眼睛,“我也会嫉妒。”


忍足像是纠结了一下,“所以说,你不认为你对桦地高达80的友情值太过离谱了吗?”一会又想起什么,咬着牙,“还有手冢,对你的友情值也很高。”


迹部乍一听关于手冢的信息,也愣了一下,不过马上又哈哈大笑了几声,长腿一迈,跨坐在忍足大腿上,揪着忍足的衬衫领口就吻了上去。


忍足感受到唇齿间的柔软,用手按住迹部的头,加深这个吻。


一吻毕,迹部擦掉嘴角的津液,用手指轻轻触碰忍足的脸颊,“本大爷喜欢的是你,无需介意友情值。”迹部说完,又把嘴唇递上去轻吻了一下,“还有,你可是本大爷认定的天才。”


今天的忍足君,对迹部君的喜欢又多了一点。

脑洞

想看

忍迹背景的迹部和冢迹背景的迹部换

or冢迹背景的迹部和动画迹部 换

修罗场真刺激

有太太写过吗


【冢迹】小蝌蚪找妈妈(中?)

预警:abo设定,小景o手冢a,崽穿越,没有任何逻辑只图爽,前文见合集。带了一点对于这个cp的个人看法,很浅薄,文字也很无力,没描述出心中的他们。

手冢.•14岁•alpha•国光在今天首次遇见他人生中的难题——

“爸爸!”

他低头看着金发碧眼的小孩儿,等他反应过来,小孩已经抱着他的腿。

对于这个可以说是莫名其妙的指控,手冢感受到四周几乎化成实感的视线,盯着这个小孩,推了一下眼镜。

怎么看你都长的更像你身后的迹部一些,所以我不是…

“他不是你爸爸。”

尚未等他开口,便被迹部打断。他看到迹部把小孩一手抱过去,放到他怀里,难得的有些不耐烦地说,“总之,不管你这小鬼是怎么来的,既然能来,就一定能回的去,现在给本大爷乖乖呆在这里。”

迹部话一落,手冢就看到小孩眼珠子一转,嘴一撇,蓝色的大眼睛顿时就变得泪汪汪的,也不说什么,就只是委委屈屈地看着迹部。于是不出手冢的意料,作为没有任何与孩子相处经验的大少爷,迹部开始慌乱起来,皱着眉头柔软了语气,“既然是迹部家的人,本大爷自然会陪着你。”

已知迹部的父亲早已成家,这一辈唯有迹部景吾一个尚未分化的独子,小孩是迹部家的,并叫自己爸爸,求这个孩子究竟是什么来头?

手冢一惊,立刻在千万思绪中捕捉到一个可能,他把视线转移到迹部身上,这人却少见的一直没看向他。

手冢的神色不比迹部轻松多少,刚想开口询问,就再次被打断。

“所以迹部夫人不是未婚先孕惨遭抛弃而是…部长?!”

“所以部长竟然跟青学的那个手冢在一起还有了孩子?!”

青学的菊丸和冰帝的向日抛弃了他们的队友,彼此之

间突然诞生非同一般的默契。

之后被队友及时地捂住了嘴。

“本大爷和手冢不可能有孩子!”

“我和迹部有了一个孩子?”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啪啪------”

不二拍了拍手,“大家有听说过平行时空理论吧,说不定辰彦就是来自二十年后的平行时空呢。”

他接着说道,“训练要开始了吧,我们不如先去训练吧。”

碍于不二君平日的威慑力,机智的拖着不要命的,离开了这个一看就是什么不得了的家庭纠纷现场,留下了三位当事人。

不二临走的时候,笑眯眯地跟两个好友道别:“两位爸爸桑不要吓到我们小朋友呀。”看到迹部的黑脸、手冢的更加严肃的深情以及小孩给他偷偷递过来的眼神,不二满意的走了。

迹部压下心中复杂的情绪,先大概说了一下手冢错过的精彩场面。

手冢听过之后,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未来的小孩穿越时间回到过去,对于这些可以称得上是怪力乱神的事情,实在有些超乎他的常识。

相比之下,跟至交好友成为伴侣,这事听起来反而像读了欧亨利的小说,并未有任何排斥。

他从分化为alpha以来,对于omega并无太大兴趣,或者说网球和学习几乎占据他的所有时间。因为心无旁骛,所以他走在前面,少有的能跟他并肩同行的,就是迹部。他和迹部从进入国中开始,各自作为球队主力,先是对手,后来是朋友,最后到现在,也有了几分知己的味道。他们一起打网球,一起登山和钓鱼,远行时会为彼此带礼物,时常会发短信,谈网球,谈学习,谈队员,还谈生活。荣耀时共欢乐,疲倦时只需寥寥数语,危难时舍身相救,对决时全力以赴。针锋相对又惺惺相惜。迹部和他很不一样,可以说是两个极端,在本质上却并没有什么不同。

迹部还未分化他是知道的,如果他将来是alpha,他想他们的友情能维持一辈子。如果…他分化成omega,成为伴侣也未尝不可?

毕竟,无论如何,某些方面保守又固执的他偏爱长久的关系,他相信迹部一样。

他看着迹部,发现他也在看他。

萌新想问大家,有没有什么止鼬only或者主止鼬的文推荐呀

文荒哭了


【月影/段子】逃走

新一话跟我一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两个人是什么天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国王,别逃啊?”


逃?


特 嗷


逃?


影山的脸瞬间狰狞,“啊——”


你在说什么呢月岛笨蛋?


他,影山飞雄,有逃过吗?


顾不得还在比赛,影山甚至准备撸起袖子暴打某人——虽然个子比他高了几厘米而已,但是打起来的战斗力和他的拦网技术一比,实在是称不上强。


但是影山没有。


阻碍他的并非理智,而是他脑子里突然冒出的一件事。

他在上周二下午5点46分商店街门口逃掉了,从月岛眼前。


虽然这件事他可以解释——如果他不逃走的话,心脏会爆炸的——他逃走明明就是月岛的错,谁叫他竟然说了莫名其妙的话。不过就算是他也意识到,这个解释听起来有点微妙,而且更重要的是,这并不能改变他影山飞雄逃掉的事实。


于是影山的脸经历一番周折,总算恢复了同龄人口中的“帅气”。


——以上的心路历程不超过一分钟。


然后影山一如既往地反击道:“这句话该对你自己说吧,月-岛-笨-蛋,别-逃-啊。”


“哈?”月岛勾起嘴角,倒是不意外这个答案,“国王,在比赛之后也不要逃走啊。”


我……最近磕了卡鼬,磕着磕着总觉得有点奇奇怪怪的东西,后来终于发现,我老觉得这两人在一起有一种微妙的百合感,怎么说呢,可能是因为在我这两个人应该都属心思纤细敏锐的类型。所以这两人在一起的话意外的非常有岁月静好的感觉。


【月影】真心话(上)

老梗,真心话大冒险。想着影山这家伙肯定不会撒谎,如果有喜欢的人一定会暴露的,然后有了这篇文。过两天补完。

经历了千辛万苦打赢白鸟泽、进军全国大赛之后,乌野的各位来了一次久违的聚餐——不带教练和监督的那种。

且不说一二年级如何,光是即将毕业的三年级几人,平时再是稳重,这回也是彻底的放开了。在烤肉店酒足饭饱之后,菅原提议,大地带头,领着一群小朋友去了ktv。

十几岁的少年人嘛,能玩的游戏、能聊的话题免不了那几个,于是很快,十几个男孩子女孩子围在一起,坐成一圈,开始了田中口中的“大人才能玩的刺激游戏”——真心话大冒险。

第一个不幸中枪的是日向,选择了大冒险的他被赢家田中命令:绕着ktv跑一圈,并大喊:“田中前辈最帅!!”

“??”日向的整张脸都皱起来。

会被人当做变态的吧?!肯定的吧!

但是在前辈们的注视下,日向只好乖乖地挪动步伐,飞一般地跑出去,因为羞耻而格外大声地喊那句话,甚至不只喊了一遍。

“田中前辈最帅!田-中-前-辈-最-帅!!”

整个ktv的歌声一度被日向的声音盖过。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田中你在搞什么啊!”

“我不行了哈哈哈哈哈哈!”

“啊啊啊我为什么要说这个要求啊!这分明是对我的惩罚啊!”后知后觉的田中跪地抱头,跑回来的日向反而因为豁出去了而相当坦然。

下一个输掉的是清水,赢家竟然又是田中。在田中kilakila的眼神中,清水果断拒绝了大冒险而选择了真心话。

“那……洁子学姐认为我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清水愣了一下,看到田中依旧kilakila的眼神,犹豫了一会,说道:“关键时刻很靠得住的王牌。”


“洁子学姐——”

“如果平时不那么靠不住就更好了。”

田中•死亡。

接下来几轮,除了影山、月岛、缘下和大地,大家基本上都轮流输过一次。在赢家菅原提问输家山口是否有喜欢的人、后者予以肯定回答之后,ktv的气氛迎来了高潮。

下一个,影山看着手中的牌,发现自己成为了这一轮的输家,而赢家,是运气非常好的菅原。

影山想了一下,他不想像日向呆子那样丢人现眼,“我选真心话。”

直到他看到菅原的微笑,突然有了一丝不太好的预感,于是马上决定改变主意,“我还是选……”

“da-mei-,影山已经做过选择了哦。”菅原及时的打断了影山的话,他托着下巴,“我要问一个什么问题呢?”

熟知菅原的大地在旁边看到他脸上的笑容,又看了看还不清楚会发生什么、一脸茫然的影山,忍不住开口劝了一句:“菅原。”

“嗨嗨——”菅原口头应着,忽然想到了什么,说:“最近我有听到学校的后辈夸影山长的不错哦。”

“?”影山皱着眉,搞不清楚状况地问了一句:“是吗?”

菅原两手一拍,“所以我的问题很简单,长相不错的影山同学有没有喜欢的人呢?”

整个包厢安静了一秒之后陡然响起起哄的声音。

“怎么看影山都不可能有心上人吧?”

“不,”日向压低声线,开始了模仿秀,“我的恋人是『排球』。”

“喂你这个呆子——”

在日向和影山绕着所有人来了个追逐战,马上要打起来的时候,两人被大地和菅原一人拎一个给分开。

“好了好了,”菅原拍拍手,“影山你的答案呢?不可以说谎哦。”

影山突然感觉到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他身上,也包括那个人。他下意识地捏了捏手指,眼睛少见地朝下看,抿着唇安静了一会。他听到心脏的声音越来越大,在发觉月岛看过来的时候,心脏却要停止了。

就在大家有些不耐烦的时候,听到影山低着声音却相当肯定地说:“有。”

“啊,果然影山是没……”

等等!我刚刚是听错了吗?!影山是不是说了『有』?!

菅原不可置信地又问了一次:“影…山,你有没有喜欢的人?”

影山这回的声音大了一点,他把一只手按到胸前,试图压住疯狂跳动的心脏,“我有喜欢的人了。”

啊啊内心感情微妙

突然得知某个好友也喜欢我本命

fine


博人传难道不应该拥有一个害虫*小花生的cp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