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磷

为爱发电,杂食,随时爬墙或者回来。

【忍迹/微all迹】如果看到彼此的友情值

【预警】cp是忍迹,迹部中心,和其他人有友情向,微all迹。一小时复健,文笔一般,ooc预定。

友情值的表可以见忍迹tag下第一个太太整理的数据。觉得很有意思,所以写了这个,是一个很简单的小故事,希望能表达出“迹部君是被大家爱着的”感觉。




全国大赛后,生活回归日常。


如果排除不知从何而起却疯狂在四校开始流传的友情值一览表。


迹部自诩眼力惊人,因此当他的部员在某次社团活动时,对他抱以异样眼光的时候,他立马察觉出不对。他沉思一会,便察觉平日什么破事都要给他掰扯掰扯的忍足,近来也故作疏离——所谓“故作”,则是因为这家伙时不时向他投来失望、好奇、期冀的目光,该干的事却一样没落下,活脱脱一个蹭的累的典型代表。另外,如果要深究,正选团队里也不乏异常情况出现:凤和宍户关系显然更好,而后者开始对他更尊敬;日吉那小子最近的训练也更加刻苦,在他指导的时候,隐隐有几分故意展示的姿态。


迹部首先问了桦地,这家伙却表现出显而易见的疑惑。


于是第二天,迹部当机立断,趁着忍足在学生会办公室帮他整理文件的时候——比平时沉默更多,开门见山:“忍足,你对本大爷有什么意见吗?”


忍足抱着一堆文件的手一顿,咧开一个微笑,说:“小景,你想多了。”他把文件放下,转身继续开始整理另一堆资料。


迹部皱着眉,不爽的情绪陡增,正准备站起来,有人敲了敲门。


“进。”


“桦地?”


桦地并没有讲话,一双眼睛里的孺慕之情似乎比往日更浓重。


视野360度无死角的迹部此时用余光注意到,忍足微笑的嘴角控制不住的往下撇。



怎么回事?


迹部这时突然感觉到,他是一个格格不入的局外人。


“迹部君…”桦地看上去想说些什么,平时木讷的脸上,逐渐表现出难以言喻的喜悦。


这时第二个人冲了进来。


“小景——”慈郎一个飞扑,抱住迹部的腰,泫然欲泣:“你不爱我了吗?”


???


迹部看着面前三个表情异常丰富却截然不同的人,眉毛一挑:“你们是不是应该先告诉本大爷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所以就是因为这个所谓的友情值?”迹部很头疼。


“小景,虽然我知道你很喜欢桦地,所以对这家伙的友情值特别特别高也没错,亮…亮这家伙也不错啦,你对他好感度高也完完全全没有问题!”慈郎掰着指头数,“但是我!我也很厉害!我也很喜欢小景!小景对我的友情怎么可以才到基础值啊…”


迹部又被软绵绵的家伙抱住。


桦地这时接着被打断的话头,鞠了个躬,“迹部,谢谢。”


迹部的神情出现了几秒的空白,微微侧过头,然后勾起嘴角,笑的肆意,“啊嗯。”


接着迹部一手按上慈郎的卷发,随意揉了两下,“你觉得本大爷的感情能被那种不知来历的东西量化吗?”


哭唧唧的慈郎愣了两秒,想了一会,却还是有点委屈,“我最喜欢小景了,所以小景你还是很喜欢慈郎,对吗?”


迹部抿了抿唇,没做声,倒是点头给了个肯定答案,“本大爷请了个甜点师,你过两天就能在食堂见到。”


迹部被抱的更紧了。“小景最好啦!”


“行了,回去吧,以后给本大爷好好训练。”



迹部又转过头,对着此时依旧感动的傻大个说,“桦地,你先回去,不用等我,我处理完工作再走。”


“是。”


学生会室只剩下两个人。


迹部侧过头,看着似乎依旧沉默的忍足,两三步走上前去,坐在忍足身旁,用手指挑起他耳侧深蓝色的发丝,“怎么?你也在介意友情值?”


忍足抬起头,看向离他不足十公分的人。此时阳光正好,温温柔柔的落在迹部脸上,连艺术品也无法比拟的灿烂生动,你看,就连阳光也眷恋这人的光芒。


而他,在跟“那个迹部”交往,初恋,不足一个月。


忍足苦笑了一下,“小景,我是个普通人。”他看着迹部像天空一样的眼睛,“我也会嫉妒。”


忍足像是纠结了一下,“所以说,你不认为你对桦地高达80的友情值太过离谱了吗?”一会又想起什么,咬着牙,“还有手冢,对你的友情值也很高。”


迹部乍一听关于手冢的信息,也愣了一下,不过马上又哈哈大笑了几声,长腿一迈,跨坐在忍足大腿上,揪着忍足的衬衫领口就吻了上去。


忍足感受到唇齿间的柔软,用手按住迹部的头,加深这个吻。


一吻毕,迹部擦掉嘴角的津液,用手指轻轻触碰忍足的脸颊,“本大爷喜欢的是你,无需介意友情值。”迹部说完,又把嘴唇递上去轻吻了一下,“还有,你可是本大爷认定的天才。”


今天的忍足君,对迹部君的喜欢又多了一点。

评论(3)

热度(69)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