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磷

为爱发电,杂食,随时爬墙或者回来。

【冢迹】小蝌蚪找妈妈(中?)

预警:abo设定,小景o手冢a,崽穿越,没有任何逻辑只图爽,前文见合集。带了一点对于这个cp的个人看法,很浅薄,文字也很无力,没描述出心中的他们。

手冢.•14岁•alpha•国光在今天首次遇见他人生中的难题——

“爸爸!”

他低头看着金发碧眼的小孩儿,等他反应过来,小孩已经抱着他的腿。

对于这个可以说是莫名其妙的指控,手冢感受到四周几乎化成实感的视线,盯着这个小孩,推了一下眼镜。

怎么看你都长的更像你身后的迹部一些,所以我不是…

“他不是你爸爸。”

尚未等他开口,便被迹部打断。他看到迹部把小孩一手抱过去,放到他怀里,难得的有些不耐烦地说,“总之,不管你这小鬼是怎么来的,既然能来,就一定能回的去,现在给本大爷乖乖呆在这里。”

迹部话一落,手冢就看到小孩眼珠子一转,嘴一撇,蓝色的大眼睛顿时就变得泪汪汪的,也不说什么,就只是委委屈屈地看着迹部。于是不出手冢的意料,作为没有任何与孩子相处经验的大少爷,迹部开始慌乱起来,皱着眉头柔软了语气,“既然是迹部家的人,本大爷自然会陪着你。”

已知迹部的父亲早已成家,这一辈唯有迹部景吾一个尚未分化的独子,小孩是迹部家的,并叫自己爸爸,求这个孩子究竟是什么来头?

手冢一惊,立刻在千万思绪中捕捉到一个可能,他把视线转移到迹部身上,这人却少见的一直没看向他。

手冢的神色不比迹部轻松多少,刚想开口询问,就再次被打断。

“所以迹部夫人不是未婚先孕惨遭抛弃而是…部长?!”

“所以部长竟然跟青学的那个手冢在一起还有了孩子?!”

青学的菊丸和冰帝的向日抛弃了他们的队友,彼此之

间突然诞生非同一般的默契。

之后被队友及时地捂住了嘴。

“本大爷和手冢不可能有孩子!”

“我和迹部有了一个孩子?”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啪啪------”

不二拍了拍手,“大家有听说过平行时空理论吧,说不定辰彦就是来自二十年后的平行时空呢。”

他接着说道,“训练要开始了吧,我们不如先去训练吧。”

碍于不二君平日的威慑力,机智的拖着不要命的,离开了这个一看就是什么不得了的家庭纠纷现场,留下了三位当事人。

不二临走的时候,笑眯眯地跟两个好友道别:“两位爸爸桑不要吓到我们小朋友呀。”看到迹部的黑脸、手冢的更加严肃的深情以及小孩给他偷偷递过来的眼神,不二满意的走了。

迹部压下心中复杂的情绪,先大概说了一下手冢错过的精彩场面。

手冢听过之后,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未来的小孩穿越时间回到过去,对于这些可以称得上是怪力乱神的事情,实在有些超乎他的常识。

相比之下,跟至交好友成为伴侣,这事听起来反而像读了欧亨利的小说,并未有任何排斥。

他从分化为alpha以来,对于omega并无太大兴趣,或者说网球和学习几乎占据他的所有时间。因为心无旁骛,所以他走在前面,少有的能跟他并肩同行的,就是迹部。他和迹部从进入国中开始,各自作为球队主力,先是对手,后来是朋友,最后到现在,也有了几分知己的味道。他们一起打网球,一起登山和钓鱼,远行时会为彼此带礼物,时常会发短信,谈网球,谈学习,谈队员,还谈生活。荣耀时共欢乐,疲倦时只需寥寥数语,危难时舍身相救,对决时全力以赴。针锋相对又惺惺相惜。迹部和他很不一样,可以说是两个极端,在本质上却并没有什么不同。

迹部还未分化他是知道的,如果他将来是alpha,他想他们的友情能维持一辈子。如果…他分化成omega,成为伴侣也未尝不可?

毕竟,无论如何,某些方面保守又固执的他偏爱长久的关系,他相信迹部一样。

他看着迹部,发现他也在看他。

【冢迹(♀)】英雄救美

预警:迹部性转,估计是个中短篇。佛系。

冰帝有一位声名在外的女王大人,容貌艳丽、实力强劲、作风霸道、拥趸众多,一入校就迅速成为了冰帝学园的领导人。一年级就单挑了整个女子网球部不说,还打败了男子网球部的绝大多数男生。这样强势又耀眼的存在——尤其还是个女孩子,一下子就成为中学界的传奇人物,除了冰帝学园内部,在东京的其他学校,女王大人的名号也不绝于耳。

不过手冢国光倒是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见到这位女王大人。

他看着因为他的出现而中断对话的几人——三个故意做着凶恶表情的混混围着两个人,一个是穿着冰帝制服、金发碧眼的女孩子,另一个女孩子则穿着青学的校服,两个人的情况看起来都不算好,冰帝的女生面色苍白,而青学的女生身上沾了不少尘土和污渍。

“哈——?今天多管闲事的怎么那么多?”我们把他暂且称为混混甲,他扬起下巴,表情狰狞。

“先是一个漂亮的妞,接着又是一个小白脸。”混混乙拿着一根木棍,转过身,对着丙勾起一个心照不宣的微笑,“我们就先解决掉这个小白脸,然后……”

话没说完,乙同学就跪倒地上,正脸朝下,“嘭”的一声很是清脆。

“你们在说什么鬼话呢,啊嗯?”迹部收回腿,又往乙身上踩了一脚,眯着眼睛,终于确定了站在巷子口的是手冢国光。“手冢,看来你们青学周围的治安不太好啊。”

语毕,趁着甲和丙同学还没回过神,又一个侧踢踹翻了另一个,甲同学额头撞墙,咣唧一下光荣阵亡。

丙同学总算反应过来,大吼一声,对着迹部就是一拳。迹部迅速蹲下回避,一条腿往前迈了一步,捡起最先倒下的乙同学的木棍,冲着丙的腰际就是一棍。

game over。

手冢甚至还没来得及说继“你们在干什么?!”后的第二句话。

手冢咳了一声,朝前走过去,并对试图再次爬起来的混混乙补了一脚,“迹部君,好久不见。”

“……”

结果没人回他。迹部还保持着最后一击的姿势,蹲坐在地上,右手手指紧紧抓着木棍。

被救的女孩子井上奈奈马上凑过去,蹲下来问:“你没事吧?”

迹部咬了咬唇,脸色越发苍白,冷汗一滴一滴掉下来,她左手捂着肚子,感受到腹部的下坠感,心情是前所未有的糟糕。

旁边的井上注意到迹部的动作,相比起手冢,她作为女孩子,很快察觉到迹部虚弱的原因,她手忙脚乱地开始翻书包,没有热水,但是终于在侧袋找到了暖宝宝。

然后迹部就看到一个粉色包装的东西在她眼前,迹部侧头看了一眼井上,犹豫了一下接过来,贴在腹部。

井上又抬头看着沉默的手冢,有点紧张地问:“手冢前辈,请问你有热水吗?”

手冢愣了一下,视线扫过蹲在地上、只露出一个金色毛茸茸头顶的女孩,耳朵漂红,从书包里拿出一个保温瓶,也蹲下去,递给迹部,“迹部君不嫌弃的话”,他不太自然地推了推眼镜,“喝点热水会好一点。”

迹部倒是没推脱,接过来仰头喝了几大口,暖流随着热水送到腹部,疼痛缓解了不少,用手擦掉嘴角的水渍,把水瓶盖好递回去,“谢了,手冢。”

迹部站起来,却一个不稳险些摔倒,好在手冢及时扶着。

手冢问:“迹部君,你没事吧?”

“……没事,腿麻了。”

“……”手冢忍着笑意,对着另一个女孩子说:“同学,你先回去吧。”

井上点点头,冲着迹部鞠了一个躬,“谢谢迹部君的帮助!如果不是迹部君的话,”她吸了一下鼻子,“总之非常感谢!”

然后井上和手冢两个人就看到迹部比平常更苍白的脸颊变得有些红润,她垂下眼眸,似乎是毫不在意地说:“小事罢了。”过了一会儿,又补充道:“注意安全。”

井上抹了抹眼睛,“好!”然后眨了一下眼睛,说:“迹部大人也要多休息!”

接着冲手冢暧昧地笑了一下,三步并作两步地溜了。

没想到大名鼎鼎的冷面冰山也有这么温柔的时候,该说果然不愧是迹部大人吗?迹部大人真是太帅啦!

井上双手捂着红红的脸,笑嘻嘻地回家了。

井上·好感度+100。

手冢握着迹部的手臂,温热的触感传过来让他莫名有些紧张,他注意到迹部的眉头皱着,嘴唇没有什么血色,他说:“迹部君要去医院吗?”

“啧”,迹部果断摇头,她才不会因为这种原因去医院,她举起被手冢抓着的手臂,晃了一下。

手冢推了一下眼镜,然后把手松开。

“本小姐走了,再会吧,手冢。”

手冢颇有些不赞同,刚想开口,就发现女孩子走了几步,就停了下来,一只手还扶着墙,半弯着腰。

手冢半担忧半好笑地走过去,听到女孩子咬牙切齿地低声说了一句“混蛋”。他抿着嘴角,把外套脱下来系在迹部的腰间,在迹部诧异地看过来时,他说:“既然迹部君不想去医院的话,那去我家吧,我家在这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