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磷

为爱发电,杂食,随时爬墙或者回来。

【月影/段子】逃走

新一话跟我一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两个人是什么天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国王,别逃啊?”


逃?


特 嗷


逃?


影山的脸瞬间狰狞,“啊——”


你在说什么呢月岛笨蛋?


他,影山飞雄,有逃过吗?


顾不得还在比赛,影山甚至准备撸起袖子暴打某人——虽然个子比他高了几厘米而已,但是打起来的战斗力和他的拦网技术一比,实在是称不上强。


但是影山没有。


阻碍他的并非理智,而是他脑子里突然冒出的一件事。

他在上周二下午5点46分商店街门口逃掉了,从月岛眼前。


虽然这件事他可以解释——如果他不逃走的话,心脏会爆炸的——他逃走明明就是月岛的错,谁叫他竟然说了莫名其妙的话。不过就算是他也意识到,这个解释听起来有点微妙,而且更重要的是,这并不能改变他影山飞雄逃掉的事实。


于是影山的脸经历一番周折,总算恢复了同龄人口中的“帅气”。


——以上的心路历程不超过一分钟。


然后影山一如既往地反击道:“这句话该对你自己说吧,月-岛-笨-蛋,别-逃-啊。”


“哈?”月岛勾起嘴角,倒是不意外这个答案,“国王,在比赛之后也不要逃走啊。”


【月影】真心话(上)

老梗,真心话大冒险。想着影山这家伙肯定不会撒谎,如果有喜欢的人一定会暴露的,然后有了这篇文。过两天补完。

经历了千辛万苦打赢白鸟泽、进军全国大赛之后,乌野的各位来了一次久违的聚餐——不带教练和监督的那种。

且不说一二年级如何,光是即将毕业的三年级几人,平时再是稳重,这回也是彻底的放开了。在烤肉店酒足饭饱之后,菅原提议,大地带头,领着一群小朋友去了ktv。

十几岁的少年人嘛,能玩的游戏、能聊的话题免不了那几个,于是很快,十几个男孩子女孩子围在一起,坐成一圈,开始了田中口中的“大人才能玩的刺激游戏”——真心话大冒险。

第一个不幸中枪的是日向,选择了大冒险的他被赢家田中命令:绕着ktv跑一圈,并大喊:“田中前辈最帅!!”

“??”日向的整张脸都皱起来。

会被人当做变态的吧?!肯定的吧!

但是在前辈们的注视下,日向只好乖乖地挪动步伐,飞一般地跑出去,因为羞耻而格外大声地喊那句话,甚至不只喊了一遍。

“田中前辈最帅!田-中-前-辈-最-帅!!”

整个ktv的歌声一度被日向的声音盖过。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田中你在搞什么啊!”

“我不行了哈哈哈哈哈哈!”

“啊啊啊我为什么要说这个要求啊!这分明是对我的惩罚啊!”后知后觉的田中跪地抱头,跑回来的日向反而因为豁出去了而相当坦然。

下一个输掉的是清水,赢家竟然又是田中。在田中kilakila的眼神中,清水果断拒绝了大冒险而选择了真心话。

“那……洁子学姐认为我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清水愣了一下,看到田中依旧kilakila的眼神,犹豫了一会,说道:“关键时刻很靠得住的王牌。”


“洁子学姐——”

“如果平时不那么靠不住就更好了。”

田中•死亡。

接下来几轮,除了影山、月岛、缘下和大地,大家基本上都轮流输过一次。在赢家菅原提问输家山口是否有喜欢的人、后者予以肯定回答之后,ktv的气氛迎来了高潮。

下一个,影山看着手中的牌,发现自己成为了这一轮的输家,而赢家,是运气非常好的菅原。

影山想了一下,他不想像日向呆子那样丢人现眼,“我选真心话。”

直到他看到菅原的微笑,突然有了一丝不太好的预感,于是马上决定改变主意,“我还是选……”

“da-mei-,影山已经做过选择了哦。”菅原及时的打断了影山的话,他托着下巴,“我要问一个什么问题呢?”

熟知菅原的大地在旁边看到他脸上的笑容,又看了看还不清楚会发生什么、一脸茫然的影山,忍不住开口劝了一句:“菅原。”

“嗨嗨——”菅原口头应着,忽然想到了什么,说:“最近我有听到学校的后辈夸影山长的不错哦。”

“?”影山皱着眉,搞不清楚状况地问了一句:“是吗?”

菅原两手一拍,“所以我的问题很简单,长相不错的影山同学有没有喜欢的人呢?”

整个包厢安静了一秒之后陡然响起起哄的声音。

“怎么看影山都不可能有心上人吧?”

“不,”日向压低声线,开始了模仿秀,“我的恋人是『排球』。”

“喂你这个呆子——”

在日向和影山绕着所有人来了个追逐战,马上要打起来的时候,两人被大地和菅原一人拎一个给分开。

“好了好了,”菅原拍拍手,“影山你的答案呢?不可以说谎哦。”

影山突然感觉到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他身上,也包括那个人。他下意识地捏了捏手指,眼睛少见地朝下看,抿着唇安静了一会。他听到心脏的声音越来越大,在发觉月岛看过来的时候,心脏却要停止了。

就在大家有些不耐烦的时候,听到影山低着声音却相当肯定地说:“有。”

“啊,果然影山是没……”

等等!我刚刚是听错了吗?!影山是不是说了『有』?!

菅原不可置信地又问了一次:“影…山,你有没有喜欢的人?”

影山这回的声音大了一点,他把一只手按到胸前,试图压住疯狂跳动的心脏,“我有喜欢的人了。”

【月影】如果影山的MMD被围观

cp感薄弱……总之是为了安利mmd啦,小飞雄真的超色气!建模建的超棒!
av1519332
av1132409
------

「影山的粉丝真是十分有才能啊。」

乌野排球部休息室,菅原拿着手机,一边看一边赞叹。

自从影山参加了全日本青年强化合宿,并且在春高中大放异彩之后,确确实实逐渐被世界关注。除了出色球技之外,不说话足够称得上帅气的外表和强大的气势,以及在比赛中的安定感,俘获了一众小迷妹&小迷弟。

不过拥有这种才能的粉丝……怎么说呢,他觉得他一点都不嫉妒影山。

「什么什么?」

离菅原很近的田中和日向闻言凑过去,挤在菅原两侧探出头来。

「……」

「哇哦。」

「呜哇。」

「这种感觉很微妙啊。」田中挠挠头,表情有些扭曲。

「怎么说呢……」日向睁大眼睛,用手半捂着脸。

「“明明只是个小飞雄而已。”」日向手指撑着下巴,「如果是大王的话会这么说吧。」

「是“色气感”吧。」

日向和田中同时看向菅原。

「虽然只是饭制作品,但是无论是影山的表情还是神态都很还原,还突出了在现实中很难感受到的“色气感”。」

「好像是这么一回事。」

「就是有种迷之羞耻感。」

「想想影山在现实中这么做的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日向抱着肚子开始大笑,田中也一并开始抽搐。

「果然这么一想起来只会觉得好笑啊哈哈哈——」

「影山那小子——」

「怎么可能拥有“色气”这种成年人属性啊」

田中用手抹去眼角的眼泪,直起腰来,「说起来影山竟然有粉丝了啊。」

「不仅仅是“有”这种程度哦。」菅原摇摇头,「准确一点说的话,有好几个后援团也说不定。」

「啊啊可恶啊——影山那混蛋!」

「明明田中大人才更——加帅气啊!!」

「卡啦——」

「唔月岛你来了。」

月岛拉开活动室的门,点了点头问好。之后又敏锐地注意到围成一圈的三人,挑了挑眉,「前辈们在?」

「啊啊月岛你也过来看吧,是影山的粉丝为他做的视频。」乐于分享的菅原摆摆手,示意月岛过来。

「王者?」

月岛下意识皱了皱眉,然后走到菅原旁空出的位置,接过耳机。

『好寂寞呢 好想去玩呢 像蜂蜜一样纠缠不清』

『啦哒哒 讨厌呀 讨厌呀 别过头去』

『我今天也是坏孩子 没人要的孩子』

……

穿着乌野队服的影山做着平时完全不可能做的动作,跳着舞步,踩着乐点,除了还原性极高的冷漠之外,会随着歌词作出丰富的表情。制作者还想当用心地让北一影山和乌野影山交替出现。即使是平时打趣的“王者”称呼,在这个视频里,也成为『影山飞雄』魅力点的一部分——如果,你看到过他的披风随着脚步飞扬。

月岛几乎是愣在当场。

他是知道王者的样貌算是出挑没错,但是这样的王者……
尽管早已脱离“王者”称号,或者说,如今的“王者”有着完全不同的涵义。

但是——

『被人抛弃的王者』脸上明明还是平常那副冷漠的模样,眼里却写着想被人疼爱,肢体作出优美动感的姿势。
实在是色气非常。

三分钟的视频不长,同样看过视频的三人期待着月岛的反应。

月岛取下耳机,把手机还给菅原,准备开始热身。

「月岛你什么感想也没有吗?!」日向不可思议的大声嚷嚷着。

「比如?」

「比如影山居然会这么“色气”,这个视频超搞笑之类的。」

菅原和田中也仔细注视着月岛。

「哈?」月岛推了推眼镜,「饶了我吧,王者的视频庶民可不敢随意评论。」

「嘁,真无趣啊你小子。」

「其实……」在一旁悄悄旁听很久的谷地小声说道,「有一个月岛君和影山君一起的视频。」

「诶?!——」

「……」

月岛把眼神放到小经理身上。

谷地捏着手指,视线朝下,脸颊飘起一片红晕,有些紧张地说:「那个视频里的影山君和月岛君穿着西装……超帅的……」

「哦!!——」

月岛看着不知道为什么明显兴奋起来的几人,眯着眼睛用眼神制止谷地意图安利的话语。

『呜哇!高个子果然超可怕ヘ(;´Д`ヘ)』

谷地只好敷衍道,「我只是曾经看到过,但是找不到视频地址了。」

看着前辈们不在追问,月岛的眼神攻击停止了,谷地终于松了一口气。

但是,就算、就算月岛君表面上似乎很讨厌视频什么的,我可是绝对、绝对没有错过月岛君看完影山君视频之后耳尖变红的场景!

谷地慢慢挪向墙边捂着脸。

呜哇真是超可爱啊这两人!

「卡啦——」

因为参加补习姗姗来迟的影山收获了一系列注目礼。

「?」

刚在补习上睡了一觉的影山,下意识,歪着头,依旧面无表情。

『这个动作超犯规——』

『影山居然有点可爱?』

--------

『麻烦把视频地址发给我。』

谷地一打开line,就弹出一条消息。

发送人是……

月岛君。



【月影】练习赛

自割腿肉。青城练习赛,十年后影山被交换过来。
第一次写这个cp,把握得不太好,见谅(›´ω`‹ )



武田老师约到青城打练习赛让乌野排球部的所有成员肾上腺素激增,尤其是之前只打过一次比赛的日向。

所以日向很紧张。

紧张到,第一局全程掉线,直到他的发球打中了影山的后脑勺。

日向发誓,他绝对绝对不是故意的。

日向的面色苍白,面容僵硬,目光呆滞地注视着前面的人。

过了半分钟,日向看到影山转过头来,眉头皱起,以一种疑惑的口吻问道:“日向?”

诶?

影山……居然居然居然没有生气吗?!

那副表情,比起怒火更像是不明就里的困惑。

影山向四周扫视,发现对面的几个熟悉的人影。

“金田一,国见……青城?”

“为什么……”

身体上的不适感这才慢慢为影山的大脑感知,他抬起手,摸着后脑勺,站在原地。

球网这边,还没穿上正式队服的大家。

还有,萤。

作为高中生的月岛,真是青涩了很多。

这样吗……看样子是和青城打练习赛的时候。

在十年后的才补完觉的影山搞清状况的这段时间,乌野的成员因为自家二传手出乎意料的沉默而注视着他。目光太过强烈而终于唤醒处于微妙状态的影山。

如果他没记错,这个时候那个呆子应该是紧张到崩溃。

上一次……他是怎么做的来着?

上次,他是对着这呆子说了什么才让他不紧张了?

完完全全忘记了。

毕竟,十年后的日向早已经成为独当一面的王牌,赛前只会是兴奋。毕竟,十年的时间足够发生很多事,让人足以忘掉一些细枝末节。

而现在,日向呆子一脸惊恐地看着他。

于是,影山一边思忖着对日向说什么一边一步一步逼近他,日向也一步一步后退。当日向快要退到墙边的时候,影山的视野中突然出现一抹亮黄色。

啊,是萤。

身体下意识地就做出反应了。

“月岛。”

“?”月岛感觉有些莫名其妙,“王樣你……”

“昨天晚上庆功会被前辈灌醉了,所以没来得及祝你生日快乐,抱歉。”

……什么?

月岛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暂且不提,那个骄傲自大、自我中心的王樣居然对着他这个庶民道歉,就是他前面说的那些“庆功会”,他可是一点印象都没有,偏偏影山还是一本正经的样子。

“难道刚刚那一个发球让王樣本来就不灵光的头脑变得更糟糕了吗?”月岛勾起嘴角,仍旧是惯例的嘲讽语气。

影山微微睁大眼睛,慢半拍地反应过来以后撇起嘴,“抱歉,我记错了,你不是他。果然真是讨厌这个时候的你。”

“哈?”月岛的额头上出现几个十字,被说了奇怪话语的他才应该说讨厌吧,“庶民不讨王樣的喜欢真是抱歉。”

影山“啧”了一声,“所以说月岛你真是烦啊。”

“王樣你今天的头脑是出问题了吗?”月岛压抑着心里的憋闷,皱紧眉头。

莫名其妙。

然后,他听到影山似乎是无意识地小声嘟囔道:“昨天晚上也是,明明说了今天有比赛,还丝毫不节制。”

月岛所有还未出口的话语全都中断。

如果他的理解能力没出问题,王樣说的意思就是,他和那个王樣,昨天晚上发生了……

怎么可能?!

向来自制的他马上冷静下来,看向四周,还好因为影山的声音比较小,似乎只有他和……日向听到了。

被日向一脸震惊地注视着,让月岛的心情更加烦躁。

莫名其妙。

莫名其妙。

什么讨厌也好,生日也好,意味不明的话语也好,不愧是
自我的王樣,总是做出让他人困扰的事。

影山看到日向伸出手指指着月岛,嘴里是破碎的言语以及一些拟声词。

所以,日向应该不紧张了。

“抱歉,继续比赛吧。”影山对着因为影山奇怪的话语而拉架不成的前辈们说道,“我会传出更棒的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