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磷

为爱发电,杂食,随时爬墙或者回来。

【忍迹/微all迹】如果看到彼此的友情值

【预警】cp是忍迹,迹部中心,和其他人有友情向,微all迹。一小时复健,文笔一般,ooc预定。

友情值的表可以见忍迹tag下第一个太太整理的数据。觉得很有意思,所以写了这个,是一个很简单的小故事,希望能表达出“迹部君是被大家爱着的”感觉。




全国大赛后,生活回归日常。


如果排除不知从何而起却疯狂在四校开始流传的友情值一览表。


迹部自诩眼力惊人,因此当他的部员在某次社团活动时,对他抱以异样眼光的时候,他立马察觉出不对。他沉思一会,便察觉平日什么破事都要给他掰扯掰扯的忍足,近来也故作疏离——所谓“故作”,则是因为这家伙时不时向他投来失望、好奇、期冀的目光,该干的事却一样没落下,活脱脱一个蹭的累的典型代表。另外,如果要深究,正选团队里也不乏异常情况出现:凤和宍户关系显然更好,而后者开始对他更尊敬;日吉那小子最近的训练也更加刻苦,在他指导的时候,隐隐有几分故意展示的姿态。


迹部首先问了桦地,这家伙却表现出显而易见的疑惑。


于是第二天,迹部当机立断,趁着忍足在学生会办公室帮他整理文件的时候——比平时沉默更多,开门见山:“忍足,你对本大爷有什么意见吗?”


忍足抱着一堆文件的手一顿,咧开一个微笑,说:“小景,你想多了。”他把文件放下,转身继续开始整理另一堆资料。


迹部皱着眉,不爽的情绪陡增,正准备站起来,有人敲了敲门。


“进。”


“桦地?”


桦地并没有讲话,一双眼睛里的孺慕之情似乎比往日更浓重。


视野360度无死角的迹部此时用余光注意到,忍足微笑的嘴角控制不住的往下撇。



怎么回事?


迹部这时突然感觉到,他是一个格格不入的局外人。


“迹部君…”桦地看上去想说些什么,平时木讷的脸上,逐渐表现出难以言喻的喜悦。


这时第二个人冲了进来。


“小景——”慈郎一个飞扑,抱住迹部的腰,泫然欲泣:“你不爱我了吗?”


???


迹部看着面前三个表情异常丰富却截然不同的人,眉毛一挑:“你们是不是应该先告诉本大爷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所以就是因为这个所谓的友情值?”迹部很头疼。


“小景,虽然我知道你很喜欢桦地,所以对这家伙的友情值特别特别高也没错,亮…亮这家伙也不错啦,你对他好感度高也完完全全没有问题!”慈郎掰着指头数,“但是我!我也很厉害!我也很喜欢小景!小景对我的友情怎么可以才到基础值啊…”


迹部又被软绵绵的家伙抱住。


桦地这时接着被打断的话头,鞠了个躬,“迹部,谢谢。”


迹部的神情出现了几秒的空白,微微侧过头,然后勾起嘴角,笑的肆意,“啊嗯。”


接着迹部一手按上慈郎的卷发,随意揉了两下,“你觉得本大爷的感情能被那种不知来历的东西量化吗?”


哭唧唧的慈郎愣了两秒,想了一会,却还是有点委屈,“我最喜欢小景了,所以小景你还是很喜欢慈郎,对吗?”


迹部抿了抿唇,没做声,倒是点头给了个肯定答案,“本大爷请了个甜点师,你过两天就能在食堂见到。”


迹部被抱的更紧了。“小景最好啦!”


“行了,回去吧,以后给本大爷好好训练。”



迹部又转过头,对着此时依旧感动的傻大个说,“桦地,你先回去,不用等我,我处理完工作再走。”


“是。”


学生会室只剩下两个人。


迹部侧过头,看着似乎依旧沉默的忍足,两三步走上前去,坐在忍足身旁,用手指挑起他耳侧深蓝色的发丝,“怎么?你也在介意友情值?”


忍足抬起头,看向离他不足十公分的人。此时阳光正好,温温柔柔的落在迹部脸上,连艺术品也无法比拟的灿烂生动,你看,就连阳光也眷恋这人的光芒。


而他,在跟“那个迹部”交往,初恋,不足一个月。


忍足苦笑了一下,“小景,我是个普通人。”他看着迹部像天空一样的眼睛,“我也会嫉妒。”


忍足像是纠结了一下,“所以说,你不认为你对桦地高达80的友情值太过离谱了吗?”一会又想起什么,咬着牙,“还有手冢,对你的友情值也很高。”


迹部乍一听关于手冢的信息,也愣了一下,不过马上又哈哈大笑了几声,长腿一迈,跨坐在忍足大腿上,揪着忍足的衬衫领口就吻了上去。


忍足感受到唇齿间的柔软,用手按住迹部的头,加深这个吻。


一吻毕,迹部擦掉嘴角的津液,用手指轻轻触碰忍足的脸颊,“本大爷喜欢的是你,无需介意友情值。”迹部说完,又把嘴唇递上去轻吻了一下,“还有,你可是本大爷认定的天才。”


今天的忍足君,对迹部君的喜欢又多了一点。

脑洞

想看

忍迹背景的迹部和冢迹背景的迹部换

or冢迹背景的迹部和动画迹部 换

修罗场真刺激

有太太写过吗


【冢迹】小蝌蚪找妈妈(中?)

预警:abo设定,小景o手冢a,崽穿越,没有任何逻辑只图爽,前文见合集。带了一点对于这个cp的个人看法,很浅薄,文字也很无力,没描述出心中的他们。

手冢.•14岁•alpha•国光在今天首次遇见他人生中的难题——

“爸爸!”

他低头看着金发碧眼的小孩儿,等他反应过来,小孩已经抱着他的腿。

对于这个可以说是莫名其妙的指控,手冢感受到四周几乎化成实感的视线,盯着这个小孩,推了一下眼镜。

怎么看你都长的更像你身后的迹部一些,所以我不是…

“他不是你爸爸。”

尚未等他开口,便被迹部打断。他看到迹部把小孩一手抱过去,放到他怀里,难得的有些不耐烦地说,“总之,不管你这小鬼是怎么来的,既然能来,就一定能回的去,现在给本大爷乖乖呆在这里。”

迹部话一落,手冢就看到小孩眼珠子一转,嘴一撇,蓝色的大眼睛顿时就变得泪汪汪的,也不说什么,就只是委委屈屈地看着迹部。于是不出手冢的意料,作为没有任何与孩子相处经验的大少爷,迹部开始慌乱起来,皱着眉头柔软了语气,“既然是迹部家的人,本大爷自然会陪着你。”

已知迹部的父亲早已成家,这一辈唯有迹部景吾一个尚未分化的独子,小孩是迹部家的,并叫自己爸爸,求这个孩子究竟是什么来头?

手冢一惊,立刻在千万思绪中捕捉到一个可能,他把视线转移到迹部身上,这人却少见的一直没看向他。

手冢的神色不比迹部轻松多少,刚想开口询问,就再次被打断。

“所以迹部夫人不是未婚先孕惨遭抛弃而是…部长?!”

“所以部长竟然跟青学的那个手冢在一起还有了孩子?!”

青学的菊丸和冰帝的向日抛弃了他们的队友,彼此之

间突然诞生非同一般的默契。

之后被队友及时地捂住了嘴。

“本大爷和手冢不可能有孩子!”

“我和迹部有了一个孩子?”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啪啪------”

不二拍了拍手,“大家有听说过平行时空理论吧,说不定辰彦就是来自二十年后的平行时空呢。”

他接着说道,“训练要开始了吧,我们不如先去训练吧。”

碍于不二君平日的威慑力,机智的拖着不要命的,离开了这个一看就是什么不得了的家庭纠纷现场,留下了三位当事人。

不二临走的时候,笑眯眯地跟两个好友道别:“两位爸爸桑不要吓到我们小朋友呀。”看到迹部的黑脸、手冢的更加严肃的深情以及小孩给他偷偷递过来的眼神,不二满意的走了。

迹部压下心中复杂的情绪,先大概说了一下手冢错过的精彩场面。

手冢听过之后,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未来的小孩穿越时间回到过去,对于这些可以称得上是怪力乱神的事情,实在有些超乎他的常识。

相比之下,跟至交好友成为伴侣,这事听起来反而像读了欧亨利的小说,并未有任何排斥。

他从分化为alpha以来,对于omega并无太大兴趣,或者说网球和学习几乎占据他的所有时间。因为心无旁骛,所以他走在前面,少有的能跟他并肩同行的,就是迹部。他和迹部从进入国中开始,各自作为球队主力,先是对手,后来是朋友,最后到现在,也有了几分知己的味道。他们一起打网球,一起登山和钓鱼,远行时会为彼此带礼物,时常会发短信,谈网球,谈学习,谈队员,还谈生活。荣耀时共欢乐,疲倦时只需寥寥数语,危难时舍身相救,对决时全力以赴。针锋相对又惺惺相惜。迹部和他很不一样,可以说是两个极端,在本质上却并没有什么不同。

迹部还未分化他是知道的,如果他将来是alpha,他想他们的友情能维持一辈子。如果…他分化成omega,成为伴侣也未尝不可?

毕竟,无论如何,某些方面保守又固执的他偏爱长久的关系,他相信迹部一样。

他看着迹部,发现他也在看他。

【冢迹/微all迹】小蝌蚪找妈妈|超短篇一发完

预警★u17时期,abo设定,生崽。迹部性别未分化,对外宣称是alpha。崽5岁,20年后产物,长得像迹部(俗话说儿子像妈),cp感薄弱,此处冢迹二人处于友情关系。本文是无厘头无逻辑只图爽产物。

u17第二天,胜组败组成员尘埃落定,训练已经有条不紊地进行,中学生们按照既定的轨迹朝着梦想前进。

本应如此。

直到刚结束艰苦训练、正在享用晚餐的迹部被打call三重唱小分队找到,后面还跟着一个小不点。

“迹部前辈,他……”坛太一把身后的小朋友拉到他面前,让迹部得以看到怎么看都不应该出现在此处的小孩的模样:皮肤白皙,金发碧眼,即视感十分严重。

这不就是他大爷小时候吗?

迹部眉头一皱,觉得这个事情不简单。

坛太一面露难色,眼神乱瞟,嘴唇动了半天也没吐出一个字,转头看向自己的小伙伴,一个双眼放空目视远方状似脑补豪门大戏,另一个低下脑袋,好掩盖脸上几乎皱成一团的五官。

而在三人组中断输出的这一会,聚集在餐厅的其他人也开始关注这发生在并不隐蔽的场合的并不寻常的情况。

首先注意到的是离迹部两个桌子的忍足,他的视角刚好能看到小不点的长相,心里头惊呼一声,两手一拍,这不就是小景小时候吗?他和迹部相识于国中,也算见过五官还没如今这般凌厉精致、小脸上带着几分稚气的迹部,按国一的长相缩水个几年,估计也就是这孩子的模样了。

迹部自从国二以后气势和外貌都变得越发盛气凌人,能见到如此可爱的迹部,机会可不多。于是忍足当机立断,趁着其他人还在一边观望的时候,放下刀叉,起身,三步并作两步蹭到迹部身边,手扶在迹部坐的椅背上,微微弯下腰,仔仔细细看着小朋友的脸。

这光泽闪耀、轻微卷起的金发,上挑的猫眼,天空一样蔚蓝的眼瞳,向他看过来的时候眉头轻蹙、小嘴一撇,眼睛里闪的光和迹部嫌弃他的时候真是一模一样。

忍足眼珠子一转,跟找不同似的,终于发现两个人的不同,小朋友的眼睛下方少了泪痣。忍足心里暗叹一句可惜。他转过头,刚想对迹部感叹几句,话头就被一个稚嫩的声音截断。

“爸爸!”

清脆的声音在安静的餐厅里响起。

中学生们恍然大悟,这是小孩找父亲来了。

小朋友往前迈了几步,抱住迹部,把脸贴在他的大腿上。

哦,这下父亲是谁也知道了。

……

?!

这下整个餐厅才真是落下根针也能听的一清二楚。

坛太一反应过来,补充了一句:“啊就是这么一回事……我们在训练场外碰到了他,他好像迷路了。”

迹部眉毛一挑,把挨着他的小孩儿抱起来,放到他大腿上,具有绝佳眼力的他不得不承认这孩子一看就是他们迹部家的种。小孩儿也坦坦然然任他打量,和他对视的时候一点也不怵,冲他露出一个甜蜜的笑容。

迹部就对这个小孩多了几分好感。他清了清嗓子,说道:“本大爷才14岁。”

小孩把头一歪,随即点了点头。

“所以小景你是怎么有这么大的孩子的?”吐槽役·忍足·代表·盲生·侑士问出了一个精辟的问题,眼睛看着小孩。

小朋友看了忍足一眼,还是笑的很开心,“可是爸爸就是爸爸呀。”

迹部“啧”了一声,用手指掐了一下小孩的脸,这小崽子除了外貌真是不像本大爷,想了想,问:“你的名字?”

“迹部辰彦,5岁了。”辰彦看着周围一圈熟悉的面孔,又看了看依旧那么帅气的爸爸,早琢磨清楚怎么回事的他好心给了一个提示:“爸爸,我应该是来自二十年后。”

广大人民群众再次恍然大悟,然后陷入另一个难题。

“呐,不二,我没理解错的话,迹部的小孩……穿越了nya?”菊丸不可置信地拍拍身旁的人,“我在做梦吗?”

睁着眼睛·不二给了他否定回答,手指托着下巴,“我反而比较在意辰彦的妈妈是谁呢。”

按理说,小景还没有分化,不过迹部家一般是alpha,所以也就是二十年后的小景已经和一个omega有了5岁的小孩。

真是有趣呐。

不二走过去,蹲下来,露出一个微笑,“辰彦的妈妈是谁呢?”

迹部摸着泪痣,暼了不二一眼,并没有说什么。

辰彦看了看爸爸,又看着不二,纠结了一会,说:“我没有妈妈。”

但是我有两个爸爸。

然而语言博大精深,少了后面一句话,包括忍足在内的一票人脑内自动播放豪门家族爱恨情仇小电影。

难道是酒后乱性 意外怀孕 默默离去艰难生活 不幸身患重病带崽而归 托孤剧本?

又或者是两情相悦 无奈难以永生相伴 只得留一子以慰孤单 剧本?

一时间,迹部接收到诸多复杂的目光,同情、唏嘘、不可置信也就罢了,那几个悲伤痛苦有如亲身体验这位“妈妈”过往的目光是怎么回事?

迹部心烦意乱,毕竟刚刚得知自己崽子的母亲、自己的伴侣暂且不论生死,至少是没法陪在自己身边,于是脸色并不好看。

今天这都是些什么奇门怪谈?

敏锐注意到自家爸爸情绪的小朋友琢磨着他不爽快的原因,然后试探着凑到迹部耳边,低声说:“妈妈,但是你平常不让我这么叫。”

??

迹部如同当头棒喝,郁闷的心情并没有得到缓解。他看着神色还略显委屈的小孩,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不过还好,没过多久小孩想起什么来,眼睛亮闪闪的,又凑过来,在他耳边说:“我看到爸爸了。”

也就是说本大爷以后会分化成一个omega,并且还会和这餐厅里的某一个alpha孕育一个孩子?

还未分化·一向以alpha自居·迹部·二十年后的妈妈·景吾觉得今天也许是他最倒霉的一天了。

好的,迹部景吾,想想现在在你身边的alpha,忍足侑士,手冢国光,周助是beta,幸村…幸村是alpha吗?真田是,但不在这。凤和桦地也是,白石藏之介也是。

好吧其实也没那么倒霉。至少比起不知道是谁的软弱的omega,这些家伙都勉强能和本大爷比肩。

然后迹部就听到另外一声清脆的叫声。

小孩从他腿上爬下去,冲着一个人叫——

“爸爸!”

迹部转过头,看到的是茶色头发的手冢国光。

【慎入|all迹/忍迹/桦迹/论坛体】迹部君的cp是遍天下吗?(上)

预警:CP洁癖者慎入!!迹部景吾中心向,all迹向,人人都爱迹部向,时间点在U17后期。论坛体,本章出现CP主要涉及忍迹,桦迹,私心打了tag,其实各种cp都有,如果有影响的话可以告诉我我删掉。本文会夹带对cp的各种自我理解,毕竟这是我在决定站哪个cp的脑内真实斗争。

桦迹强推如月弘鹰太太的漫画,我几年前看的现在依旧记忆犹新。苏迹部的文写到happy爆字数,3800还没写完,写到最后可能太嗨了有ooc。


如题。大家好(●ˇ∀ˇ●)我是来自青学的迹部君的fan,自从看了迹部君和手冢君的双部之战之后,就开始领略到迹部君的魅力了,然后一发不可收拾,开始围观冰帝的每一场比赛,然后然后顺便就喜欢上了双部这一对cp。(冰帝call的时候我差点也叛变准备一起喊了呢┌( ´_ゝ` )┐)

我本来是一个一旦喜欢一个cp就会爱终生的类型,但是爱上双部不久,我总会发现迹部君好像和其他人之间关系也非常好的样子(当然当然并不是说不应该(o゚v゚)ノ迹部君真的超有魅力的!)。就我看到的话,迹部君和冰帝的忍足君虽然交流不多,但是每每视线交汇,总让人感觉这两人之间有独特的气场和默契;还有桦地君和迹部君的互动也是相当的可爱。(我小姐妹还告诉我之前迹部君为桦地君专程举办了晚会?)

抱歉废话太多啦,因为最近听说冰帝后援会是有论坛的,无组织的我超——兴奋的,接着托关系要到了一个账号。所以外校人士想问问大家,迹部君的c……不,最好的朋友是?

如果冒犯的话我我我马上删掉>”<

1

2 sayATOBE

哈哈哈欢迎青学的同好加入我们迹部sama后援会鸭~最近总觉得加入论坛的外校小伙伴越来越多啦(来自一个管理员的感叹q(≧▽≦q))

3

捉住前排s大!

4

欢迎新人!新人的求生欲很强了哈哈😉大丈夫,论坛不禁cp讨论的,大家很友好啦~(尤其在经过后援会会长的调♂教之后)

5

楼上的调♂教真是太过于形象啦

6 楼主

咦?能麻烦科普一下吗?

7

啊这个嘛……总之就是之前新入会的迹部sama的几个fan为了cp的事情在论坛撕了起来,一时脾气上来,怎么劝都没办法,最后是会长出场把我们整体都训了一顿😊至此之后论坛海晏河清。

8

哈哈哈虽然之前那几个学妹比较不懂事但是楼上也不要有那么大的怨气啦(不过会长生起气来真是超恐怖,明明平常超级撩

9

对呀对呀,都过去了嘛,而且多亏了那次事件,论坛对于cp的事情也更加包容了,有更多神仙太太产粮啦~

10

只有我一个人觉得忍足sama发起火来更性♂感吗?

11

你不是一个人

12

楼上+1

13

+2

14

+3

15

忍足君的低音炮在生气的时候更加色气了呢(´▽`ʃ♡ƪ)

16

附议楼上

17 楼主

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忍足君是迹部后援会的会长?

18

Bingo~

19

楼主猜对啦

20

虽然只是挂名啦,但是确实是没错。

21 楼主

我有点昏厥

22

Hhh扶着楼主,会里的元老第一次见到挂名的会长的时候也要昏过去了。

23

之后日月邪教势力每日壮大。

24

我一个桦迹党被硬生生掰成日月神教派

25

我唯粉同样

26

据说当时建会的时候,忍足前辈提供了不少关于迹部sama的信息,之后就被元老井上学姐赖上了,被♂迫挂名会长一职。

27

被♂迫哈哈哈( •̀ ω •́ )✧其实后来给迹部sama应援的时候,挂名会长超积极的!

28

别说了,我们懂。日月神教千秋不败。

29

日月神教千秋不败。

30

日月神教千秋不败。

31

日月神教千秋不败。

32 sayATOBE

好啦好啦别刷楼啦,大家没注意到楼主的问题吗?

33

控场大王s太闪现!

34

啊那我来概括一下吧,冰帝校内主要站的是日月神教忍迹,桦迹、慈迹的势力也不可小觑,校外的话真迹也有,哦对还有冢迹,最近崛起的势力是和高中生入江君的入迹,以及和立海大仁王君的仁迹。另外,all迹党遍地都是。

35

这么一说突然觉得迹部sama真是苏遍世界,毕竟每一个cp各有各的萌点,还经常官逼同死。

36

日月神教党举手!“如果迹部君是冰帝的太阳的话,忍足君就是冰帝的月亮。”日月交辉,普照天下。可吃糖包括但不限于:迹部后援会会长是忍足君;迹部君旁边的位置永远为忍足君留着;“他可是我们冰帝的天才”;“小景”;还有三年前那场开启所有故事的比赛。

37

楼上gj!日月神教is rio!

38

那我桦迹党举手!想把美好的一切献给你,绝对服从高贵的你,永远在你身边。最开始有我的陪伴,最后也会有。“这次盛典是本少爷给你的礼物。”“谢谢你,桦地。”

超级安利如月弘鹰太太的桦迹漫画!

39

楼上你动摇我忍迹党的决心

40

毕竟如月太太漫画绝了

41

我前几个月看的至今还不能忘怀,脑子里全是这两人w

42

更绝的是,真人可比漫画更可爱啊。我敢打包票,谁离开大爷,桦地都不会!

43

楼上说什么呢,呸呸呸!谁都不会离开迹部sama好吗!(不过我赞同这两人超绝可爱

44

迹部君虽然嘴上很别扭,实际上超在意桦地君的。

45

当时为桦地君举办的盛典真是让我要哭出来了,我平常高贵冷艳的小姐妹在看到“谢谢你,桦地”那几个字的时候泪流满面啊。

45 sayATOBE

附议。那次真的……迹部sama真的很温柔了。

另外,前线那边的消息是说,桦地君为了让迹部sama不受伤,为他挡了球,因此被逐出了U17。

46

???卧槽

47

卧槽

48

哪来的消息?

49

怪不得我之前在冰帝看到了桦地君,我还在想他为什么一个人在这……就算被淘汰了也不能一个人吧,结果……

对不起我不知道说什么了。

50 sayATOBE

冰帝元老里有一个小姐妹和U17的教练是远房亲戚关系,就缠着他问迹部sama的情况,都是内部消息,大家不要乱传啊,毕竟各位王子殿下都在集训呢。

51

好的!感谢s太!谨遵教诲!

52

服从指令!

53

听从s太的领导!

54

桦迹党要哭了…他们两人怎么那么好那么温柔,就算是友情向亲情向我都要站他们俩啊啊啊啊!他们是真的可以一直一直走下去、一直一直相互陪伴的人啊。

55

我不行了,我要去产粮。实力心疼我家迹部sama和桦地sama。

56

楼上写甜文啊啊啊,我等你

57

58

桦迹党要去缓缓,朋友们继续。

59

一直陪伴吗?桦地前辈确实能给人很棒的安心感呢。

60

忍迹也不差啊~忍足君和桦地君一样,也一直在迹部君身边呢。

61 腐系男子

我是忍足君的同班同学兼学生会成员兼后援会成员,我一开始是真的不想站cp的。毕竟我一开始喜欢上迹部君是因为他强大的实力,这种男人就算找伴侣也应当是一个和他相符的女性吧。

无知的我一开始就是这样想的呢。

62

捕捉腐太!!

63

我居然竟然突然看到了日月神教的半壁江山腐太!!

64

在现场,已截图。

65 楼主

萌新又来求科普(麻烦大家惹

66 

腐太是受了多少“摧残”啊哈哈哈

“无知的我一开始就是这样想的呢。“

67

腐太求说出你的故事

从一个bg党钢铁直男如何转变成忍迹清水向甜文大佬♂

68 腐系男子

楼上你那个形容真是让人火大的真实。

69

对不起我要笑瘸了

70

哈哈哈哈哈哈日月神教又是一典型的官逼同死

71 腐系男子

我也不知道忍足和迹部两个明显的直男是怎么做出那么多骚操作的。

72

作为和迹部sama同班的我深有体会。

73

同班同学附议楼上

74

学生会成员附议楼上上

75

网球部二军附议楼上上

76

!!我…好想知道啊。

77

我猜,直男的世界和我们大概有点不一样吧hhh

78

所以腐太您最大的灵感源泉竟然是正主本人吗(笑cry

79 腐系男子

很遗憾的是,楼上你说对了。

80

!!!!

81

我靠楼主这开了一个什么帖?!!!全是劲♂爆消息!!!

82

论腐太取得如此成就的根本原因竟是???!!!

83 腐系男子

行了,没你们想象的那么劲♂爆(这个♂符号别再用了,看着瘆人)

总之,他俩就是妥妥的直男,只是默契度太高,一旦他俩凑一块儿,总有种蜜汁气场,虽说和恋爱狗散发的粉红气场不一样,但也绝不差。

毕竟,你见过通过眼神交流的人吗:-)

再加上,忍足不在教室的时候,去找迹部和旷课的概率是五五开。

有一次他让我帮他交个作业,我问他去干嘛,他说:“我昨天去夜市吃了一家很正宗的大阪烧,准备带迹部去尝尝。“

要不是忍足的神情意外的认真,我都以为这是他翘课的借口。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以至于到现在我都不知道要说什么。接下来交给各位了。

84 楼主

迹部君,原来……是去夜市吃大阪烧这样的人设吗?相当的……接地气呢。

85

不,并不是。但和忍足君在一起的话,一切都解释得通了呢。

86

槽多无口

87 sayATOBE

前线消息是,忍足君经常和迹部sama煲电话粥呢。

88

这次的消息来源是?

89 sayATOBE

是向日君的同班同学透露的呢。好像是有一次忍足君和向日君去庙会的时候,忍足君接了一个电话,讲了很久,向日君在旁边只好吃小吃,等把东西都吃完了这两人还没讲完。

90

别吐槽了,来,跟我一起念,日月神教千秋不败。

91

日月神教千秋不败。

92 sayATOBE

日月神教千秋不败。

93

日月神教千秋不败。

94

嗯,忍足君和迹部君在球场上也是用眼神交流。

“忍足。“

“啊我知道的,迹部。“

我:???你们知道什么了?

95

形象生动。

96

我每次看到他俩的脑电波交流我也是满头问号。

97

可能,这就是直男的世界吧。

98

在学生会的时候,迹部会长发火的时候,也只有忍足前辈敢在这时候敲会长室的门了。

99

而且每次忍足君来的时间都刚好。(是掐着点来的吗hhh

100

那是因为我们每次看到迹部会长要发火的时候都会去找忍足君啊(这已经成为心照不宣的潜规则了

101 楼主

我错了,我没有想到单单一个帖子能够挖出这么多料。

日月神教千秋不败。

102

欢迎楼主入教~

103

忍足君真是很懂迹部君啊w

104

讲了桦迹、忍迹,按顺序应该到慈迹了吧哈哈哈

105

慈迹嘛……迹部sama很宠芥川君啊,老是为他破例呢w

106

这两个人就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了

107

就是啊,从这两个人之间的相处模式意外地能看出迹部sama是个超温柔的人呢。

108

毕竟还帮慈郎前辈“追“立海的丸井君。

109

为了芥川君的觉醒用心良苦啊

110

呜呜呜你们别这样,我这个日迹党要爬墙了,本来我们学校站这一对的就不多(;´д`)ゞ

111

哈哈哈楼上

112

部长组赛高~

113

110的朋友我给你提个建议,你可以和我站一样的cp,就不会有这样的困扰了。

忘了说,我站的cp是冰迹,没错就是冰帝*迹部。

114

??!!楼上绝了

115

还很有道理是怎么回事?

116

这什么邪教???

117

我本来以为真迹就是邪教了……败给你了。

118

这个cp有点可爱啊。

119 我是113

毕竟迹部sama为冰帝的付出有目共睹嘛,他最爱的其中之一一定是冰帝啦。然后我就顺理成章地喜欢上这个邪教啦。

120

我都要忘记迹部sama来之前的冰帝是怎样的了(来自一个冰帝高中的老学姐

121

他是冰帝当之无愧的王。

122

迹部sama有一招是“迹部王国”,冰帝就是国土,而我们是臣民。

123

开启了“迹部时代”呢

124 楼主

我我我我要哭了,我好感动啊,大家和迹部sama的羁绊

125

顺便和楼主科普哟~网球部的后援会是规模最大的主要就是因为迹部sama~

126 

这个cp真好吃。永远不用抉择。

127

不……

128

如果是校内的话还好,但是校外……

129

嗯还有双部党。

130

双部啊。


【忍迹/all迹】ABO玫瑰香气 | 超短篇一发完

预警:ABO,景吾omega,微迹部中心/人人都爱迹部设定,不二发小。由于多年没看网王剧情忘了,不要纠结剧情啦~

可能会有后文,这结局和我之前想的不一样。因为一开始是激情写文想写点无下限、带颜色的东西,结果写到忍迹之后突然写起小清新。


迹部景吾这个名字代表的含义很多,优秀啦,数不尽的财富啦,头脑啦,都是一些让常人难以企及的领域,他一向是平凡人的启明星,永远走在同龄人的前方。

除了一件事,性别分化。

旁人肯定会说,还用想吗,迹部家的肯定是alpha。一直以来,迹部也是这样认为的。尽管他现在尚未分化——在大多数孩子都已经初步分化、有的甚至分化完成的14岁,他也一直坚信,他绝非是一发情就理智全无的omega,亦或者是大多平庸的beta。

当然这也并不代表迹部是一个性别歧视者。

开什么玩笑,他,迹部景吾,一个迹部,世世代代只能是alpha,即使是迹部家的女性,也向来是继承了迹部家强势个性的alpha,毫无例外。

也因此,每每想起自己尚未分化,迹部也并不像其他晚分化的孩子那样焦虑,毕竟只有一个可能。不过知晓鼎鼎大名的迹部尚未分化的,恐怕只有他的父母,穿一条裤子长大的不二,还有勉强还算合他眼缘的忍足。

所以这点无伤大雅的小事并不影响迹部少爷的华丽生活。该上课上课,该打网球打网球,该受到仰慕的时候高高抬起头。最近进入了U17训练营的迹部更是在强压下如鱼得水——毕竟他迹部,最喜欢和强者对战。

不过这不代表所有人过的都很愉快。

至少对忍足侑士来说如此。

他近来愈发觉得,他的命定之人在他身边——真是一个又美好又糟糕的消息。

他在12岁那年就分化成alpha,英俊的外貌和讨人喜欢的个性为他招来不少omega,但是却始终没有他喜欢的味道,甚至让他乏味到一有纠缠不清的omega近身,就去挨着因为没有分化而没有任何信息素、只有玫瑰香水味的迹部,额头贴在迹部的肩膀上,嗅迹部家新出的香水味。虽然经常挨揍,但迹部因为带点嫌弃而更加闪闪发光的面庞实在是漂亮的不像话。

跑题了。

自从进了U17训练营不久,他就闻到一股子让他心肝都要融化的香味,和迹部的味道不同,那毫无疑问是信息素的味道。他每顺着味道去寻,那香气却又消失,不一会儿又出现。如此往复,就是还算称得上耐心的忍足也会觉得有些疲惫。再看看四周,一水儿的男子高中生和国中生,其中不乏高壮大汉,让他有些怀疑,在这些人里找到命定伴侣究竟是一件好事吗?毕竟不是谁都是比女孩子都漂亮的小景。于是尚且还对爱情怀有诚挚憧憬的忍足更累了。

不过最近那个味道越发的浓烈,他趁着训练间隙仔细分辨了一会,就发现这味道竟然是玫瑰香。这又让他想到迹部。比女孩子都漂亮的、高高在上的、强势自信的、抬起下颌如同天鹅的迹部。好吧即使迹部还没分化,他也不可能是这味道的主人——他们迹部家世代是alpha。

啧,怎么还有点失落。

顺带一提,一向敏锐的忍足在注意到已经有不少人和他一样闻到这股迷人的玫瑰香的同时,也在这个过程中发现了自己一直下意识逃避的小心思。也许,忍足侑士想,他之后的烦恼应该会从“这个信息素的主人是谁”变成“信息素的主人和迹部我该选哪一个”。啊不对,应该先抢先找到这个味道的人才对,这个信息素似乎对这里的不少人都很有吸引力——鉴于那些闻到味道的人并未向教练反应,也和他一样。也不知道还有谁的信息素会是这么华丽的玫瑰香气。

说起迹部,他好像好久没有看到他了。进了训练营之后,他们之间的联系相比从前实在少了不少。也不知道他家小少爷住宿舍住的如何。

算了,反正现在见不到。

说起信息素,这种逐渐加强的味道,只能是两个可能,要分化或者要发情了。在alpha众多的体育场上,哪一个都不会是好事。总之他得加快速度了,尽快把那个人找出来,或者上报教练。好在这气息目前还算比较淡,加上他不超过五个人察觉到。

“忍足君。”

忍足的思维被打断,抬起头,不二。

“怎么了?”

 “忍足君也闻到了吧。”不二放低声音。

“嗯。”忍足并不惊讶于不二会发现这个信息素,反而对不二特地来询问他这件事更加惊奇。

“忍足君最近有看到景吾吗?”

“没…”忍足突然“唰”地把头抬起来,眉头皱紧,“你的意思是……”

不二抿了抿唇,睁开眼睛看着忍足:“虽然很不可思议,但我并不认为除了景吾之外还有谁会有玫瑰味的信息素。”

醍醐灌顶。

忍足扔下球拍,抬腿往迹部所在的球场跑,不二一怔,然后跟在他后边。

迹部这时候刚和真田打完一场练习赛,毛巾搭在头发上,汗水顺着脸颊流下,落在地上。

出汗量太多了。

似乎因为失水过多,迹部甚至觉得有些眩晕,伴随而来的是身体上的热度。

发烧了吗……?

这几天迹部多多少少察觉到身体状态的不对劲,没多想,只当是小毛病,反正凭他过硬的身体素质,向来都能很快恢复。

直到现在。

直到整个人蜷在球凳上也无法缓解身体的不适。

对面的真田注意到迹部的状况,上前几步,正准备询问的时候,迎接他的是扑鼻的玫瑰香。

还没等他的脑子恢复运转,迹部面前就多了一个人,他抱着迹部向宿舍方向跑去。

慢了一步的不二看着一脸怀疑和震惊的真田,微笑道,“迹部身体有点不适,麻烦真田君了。”

真田看着脸上除了嘴角看不到笑意的不二,压低帽檐,“没有麻烦。”

教练那边被不二用迹部生病、忍足照顾的借口搪塞过去。第二天等真田再见到迹部的时候,迹部还是那个闪闪发亮的迹部,却已经没有昨日的玫瑰香气。